下载APP免费读
手机阅读
  • 目录
  • 阅读设置
我亲爱的莫先生

第九百二十三章 余生要幸福(结局)

我以前对可可其实没有什么感情,因为她是楚欣岚生的,所以我从来就没有想过,她会与我亲近。

可是今天,我能感觉的出来,她很喜欢我,知道我不是她妈妈的时候,我也能感觉的出来,她很失望。

我从来都没有想过,有一天,我会对一个别人家的小孩,产生了一种特别复杂的心理。

无关乎同情心,我只是觉得可可需要一个家。

我以为,楚欣岚被关进了精神病院后,她不再针对我了,我就可以过的舒心很多,可是当她切切实实地从我的生活中退场后,我才发觉,她给我留了一个我更加难以解决的问题。

关于可可的去向,其实我和莫云谦都心照不宣。

可可现在的情况,肯定是会被安排到福利院的,如果她运气好的话,可能在以后会遇到一对不错的父亲领养她,可如果她的运气差的话,也有可能会遇到别有用心的人,伤害到她。

她的未来岌岌可危,想到可可以后的生活可能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我的心就忍不住抽痛了一下。

我和楚欣岚从认识以来,就不是朋友,而是敌人。

她做过很多针对我、伤害我的事情,这样的女人,我应该去恨她的,又或许她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完全就是她的现世报。

只是,我不可否认的一件事就是,的确是她的丈夫救了莫云谦,就算当初莫云谦还有别的选择,可是他恰巧就选择了他。

回去后,我问莫云谦:“你看到可可就真的一点感觉都没有吗?”

莫云谦总是对外人表现出他的冷漠与不屑一顾,就算是个孩子,也不例外。

只是今天看完可可后,他的神情却有些动容。

被我这么问,莫云谦紧紧地抿了抿唇:“没有。”

我见他明明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便又问:“我不想听谎话,我对可可并没有偏见,所以我不希望你是为了顾及我的感受,而跟我说谎。”

听我这么说,莫云谦重重地叹了口气。

“好吧,我承认,可可这个孩子让我心疼了。”莫云谦无奈地看着我说。

毕竟这个孩子小时候也是喊过莫云谦爸爸的,以往莫云谦对她没什么感情,毕竟是因为,那个时候楚欣岚还好好的,他偶尔见可可一次,心思也不会放在一个孩子的身上。

后来,因为我,莫云谦有意疏远楚欣岚和可可,自然更别说有什么感情了。

今天看完了可可后,我忽然有种感觉,或许这个孩子真的和我们有缘分,我们和她本来就陌生,可是她却好像轻易就能跟我们说得上话,跟我们很亲似的。

这让我又滋生出了别的想法。

我想,我应该再去精神病院看一看楚欣岚。

陈玉海给我带来了难以磨灭的阴影,然而楚欣岚的精神却彻底被他给摧毁了。

我本来打算第二天去精神病院再看看她的,可是半夜,我睡的正熟的时候,莫云谦来了。

“微冉,醒一醒。”他的声音很轻柔,但还是叫醒了我。

我睁开惺忪的双眼,脑袋还有些迷糊。

“有什么事吗?天还没亮呢。”我迷迷糊糊说了一句。

莫云谦却紧紧地抿了抿唇,神色有些不太好道:“刚刚精神病院给我打来了电话,楚欣岚她……她自杀了。”

犹如一道晴空霹雳,我惊得坐起了身来。

见我的反应这么大,莫云谦的声音有些低沉道:“收拾一下,我们一起过去一躺。”

我急急忙忙地穿起了衣服,没一会儿莫云谦便开车带着我一起赶去了精神病院。

楚欣岚自杀后被发现的场景我没有亲眼见到,但是我听里面的人说,她死的时候,头上套了一只塑料袋,她的房间里一片狼藉,她是把自己活活的闷死的。

这样的死法肯定极其的痛苦,我几乎连尝试一下都不敢,可是她却能义无反顾的这么做,或许陈玉海带给她的伤害,比她慢慢死去的过程还要痛苦吧。

没有在她的生前,见她最后一面,我有些遗憾,可是精神病院的护工却拿了一封信给我。

“温小姐,这是在楚小姐的枕头底下找到的,信是写给你的。”

我接过信,打了开来。

只是看了个开头,我的眼睛就红了。

她的第一句话是:“对不起温然,我不该让陈玉海那个恶魔盯上你的。”

我从来就没有想过,楚欣岚会认识到她所犯下的错误。

我也从来没想到她会跟我道歉,而且是在她决定自杀之前。

她的字迹很整洁,字体也很漂亮,我想,她在写这封信的时候,一定是十分清醒的。

她说,她不怕死,可是她怕她死了之后,可可没有人照顾。

她又说,她必须死,她已经没有那个能力去照顾可可了,她是不可能被治好的,可可跟着她只会受到伤害。

看到她写的这些话,我的心很酸,很压抑。

我见过楚欣岚发疯的样子,令人震惊,也叫人骇然。

“温然,这个世界上除了莫云谦,我不相信任何人能够对可可好,我也不相信任何人能把她当成亲生女儿一样好,我第一次自杀的时候,你曾经跟我说过,你说如果我死了,你就和莫云谦把可可接走,你会当可可的妈妈,那个时候,我真的很恨你,很讨厌你,甚至我真想立刻杀了你。”

“可是现在,我却很想求你,求你帮我照顾可可,我不是个好妈妈,自打可可出生,我就没有好好照顾过她,我这两年,可可几乎都没怎么见过我,她可能早就不记得她妈妈长什么样子了。”

“所以我求你,原谅我行不行?我已经付出了生命的代价来,求你原谅我好不好?”

“温然,莫云谦很爱你,或许你并不知道他曾为你做过什么,你也并不知道,或许他从来都没有告诉过你,你曾莫名消失的那几年里,为了找你,他差点就死在了加拿大的雪场里。你可能也不知道,当年他做心脏移植手术的时候,差点就死在了手术台上,他被救回来的时候,还笑着说,他还不能死,不然你会伤心的”

“温然,你们余生一定要幸福。”

楚欣岚的葬礼是我和莫云谦共同操办的。

她没有什么亲朋好友,所以葬礼办的很简单。

楚欣岚的信,像是帮我拨开了迷雾。

她让我明白,如果我一直走不出来陈玉海带给我的阴影的话,那么最终的结局,只能是死亡。

可是我知道,我不能,在这个世界上,我还有很多很多的牵挂。

我的朋友,我的家人,还有可可。

所以,后来莫云谦给我安排了新的心理医生后,我便一直有积极地治疗,因为我的态度,治疗的进展很顺利。

当然如果不是楚欣岚告诉我的话,我并不知道,多年前我因为手术意外在美国休养了几年,那几年我没有给他任何有关我的消息,后来我爸骗他,说我已经死了,他便跑去了加拿大,去了那个我们曾经一起去过的雪场,他差点就把命丢在了那里。

他曾去过无数个我们曾经一起去过的地方找我,那些事,他都不曾跟我提起过。

还有他做手术差点死在手术台上的事故,他也没有跟我说起过。

后来我问他,为什么不说,他说,怕我为他担心,怕我难过。

我记得,看完楚欣岚给我写的信那天,莫云谦将我抱在他的怀里,我哭了很久很久,我不知道自己在哭什么,却也好像知道在哭什么。

我按照楚欣岚的意愿,我和莫云谦收养了可可,其实就算没有楚欣岚的那封信,我想我在之前就已经有收养可可的想法了。

而关于我和莫云谦收养了可可这件事情,我没想到最高兴的竟然会是思瀚。

这不,两个孩子正在客厅里玩的正开心呢。

“哥哥、哥哥,你帮我搭一个城堡吧,可可是小公主,小公主是住在城堡里的。”可可拉着思瀚的手一脸天真地说道。

我很意外的是,平时性子特别冷,也不爱笑的思瀚,却能被可可牵着鼻子走。

可可要拿积木搭城堡,思瀚就帮她搭城堡。

可可要画画,思瀚把自己平时上学用的画具拿给她。

可可晚上睡觉要听故事,思瀚就帮她讲故事。

……

看着思瀚为了可可变成了一个温柔的小暖男,我甚至都在想,之前思瀚的性子那么冷淡,恐怕是因为他在家里没有孩子跟他一起玩,才给他养成了那样的性子。

不过在外面,思瀚的性子还是那样冷,他也只有对可可才会这么有耐心。

看到这副温馨的画面,我忍不住笑了起来,我也总算理解了,当初为什么思瀚会瞒着我去看可可了,或许思瀚从小就记得有可可这个妹妹,因为他知道可可是谁的孩子,为了我,他才会装作什么都不在意的。

但其实,我发现,思瀚他对自己的家人,哪怕是只跟他成为很短的一段时间的家人,他都无比的珍惜。

门铃声响起。

可可立即放下了手里的积木,朝着门口一边跑一边笑道:“爸爸回来了,我去给爸爸开门!”

门一打开就看见莫云谦的手里还拎了两大包纸袋,一包是厨房食材,一包是给思瀚还有可可买的零食。

“爸爸!”可可见到莫云谦后,一把抱住了他的腿。

而思瀚也走了过来,看着莫云谦笑着说了一声:“爸爸。”

可可是个懂事的孩子,她拆开莫云谦买给她的饼干,第一块饼干她便小跑着送到了我的面前。

“妈妈吃一块。”可可一脸天真可爱的样子看着我。

我笑着接到了手中:“宝贝真乖,你也去吃吧!”

她像是得到了巨大的奖励一样,一边笑一边跑着去拿零食吃了。

晚上,我和莫云谦在一起,酣畅淋漓地躺在了床上。

莫云谦忽然问我:“微冉,你喜欢现在这样的生活吗?”

我亲了他一口,回道:“喜欢。”

我心里却又回了他一句:“没有比这样的生活更喜欢了。”

离线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