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免费读
手机阅读
  • 目录
  • 阅读设置
惊魂

第1章 拎着煤油灯的孩子

我们农村人都深信不疑,如果一个人作恶太多,死后即便做了鬼也要下油锅炸上七七四十九天,恶报还会作用在下一代身上!这话我以前不信,但是现在,我的种种经历让我不得不信!善恶终有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事情要从那个闹革命的特殊年代说起。

爷爷在乐亭县被打击成了臭老九。有人通风报信,说是天一亮爷爷就会被抓去批斗,于是他连夜带着奶奶和我爸、我妈从乐亭县逃了出来,打算逃回老家。结果路上遇到了暴风雪,一家人又冷又饿,刚进山我妈就不行了,也不知道怎么的,一直喊饿。

那时候我妈刚好怀着我。

凑巧的是,这时候刚好走到一座破败的大寺前,那时候大寺都被砸了,美其名曰打到一切牛鬼蛇神。

我爷就带着一家人躲进了这个破败的大寺里,之后他看到前面山坡上有亮光,说那里有人家,他去找点吃的。

那时候我妈一阵阵出虚汗,很明显就是低血糖,再不吃东西就真的危险了。我爸要跟着去,我爷说不用,你留两个女人在这里,出点事可怎么办?我爷那时候五十多岁,也算是身强力壮,拿着一把尖刀就出去了。我奶吓得直喊,说人家要是不给吃的,你可不能杀人啊!

我爷哼了一声,说逼急眼了,人该杀也要杀。

结果我爷回来的时候浑身都是血,肩上扛着一个扒了皮的动物,我奶问那是什么,我爷说是小山羊崽子,我奶说我看不像,怎么就得像是狐狸崽子啊!

我爷这时候喊了我奶,说:你管是山羊还是狐狸,给你吃你就吃好了。

就这样在这个破庙里,我爷将这只狐狸崽子烤了,然后就让我妈吃。我妈吃了整整一只狐狸,真的是狼吞虎咽。吃完了之后,顿时就精力充沛,就像是打了鸡血一样。

我奶说:狐狸崽子不能吃,会遭到报应的。

我爷哼了一声说:不吃的话,我的孙子就要保不住了。桂琴的身体也撑不住了,会一尸两命。现在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然而,从那个时候开始,我们一家的报应竟真的来了!

第二天,天一亮我们就踩着雪继续出发,路上遇到了人家,弄了些吃的,傍晚的时候回到了老家张家沟。

老家信息闭塞,而且思想单纯,大家根本就不去想爷爷为什么好好的县城不待,为啥回来了。爷爷说在县城没有工作了,回老家种地来了。大家就信了。

由于爷爷有文化,能写毛笔字,会算账,所以得到了大队的重用,当上了村里的会计。生活也很快就稳定了下来。

我妈的肚子也一天比一天大了,眼看就要生我的时候,有一天晚上突然就来了一个拎着油灯的孩子,长得尖下巴,眼睛又细又长,在脸上吊着。进来就伸手要吃的,我爷脾气大,喊了句:“现在哪里有吃的给你,快走快走,我家马上就要添人加口,自家吃的都不够呢。”

但是我奶一看这孩子就觉得不对劲,进了里屋抓了一把花生就塞到了这孩子的口袋里,这孩子得到了花生,转身就跑了。

三天过后,我妈难产,接生婆喊着要送我妈去医院,我爷哼了一声说,去医院,哪里有钱啊,生个孩子还要去医院,这不是败家吗?你看谁家女人生孩子还要去医院这么麻烦,让她使劲,一使劲就生出来了。

接生婆喊着,如果再不去医院,就要死人了。

我妈一直从白天熬到了深夜,已经没有力气了。

偏偏这时候,那个尖下巴,吊眼睛的孩子拎着煤油灯又来了,嘻嘻笑着就往屋子里闯,爷爷看到他就拎着他的耳朵给扔出去了,一边关门一边说: “谁家孩子这么淘气,没看到这里要死要活的吗?”

我爸这时候给我也跪下了,说: “爸,你就让我送桂琴去医院吧,再不去真的就会死人了。”

我奶急眼了,说不要管你爸了,大不了卖了我的金镯子。我爷说卖金镯子,你不要命了?那是在走资本主义道路,会连累全家的。

也就是这时候,孩子生下来了,结果当接生婆抱着孩子出来的时候,我爷接过去就吓了一跳。发现这孩子竟然和外面那个尖下巴吊眼睛的孩子模样是一样的。

我爷出了大门,没有找到那个拎着油灯的孩子,但是那盏油灯却挂在了我家门前的一棵枣树上。

我爷拎着油灯回来的时候脸色非常差。说了三个字:“草他妈!”

我奶顿时就大哭了起来,说: “张虎生,这都是你造的孽啊,这孩子根本就不是咱家的种,这是狐狸的种啊!我说不让你们吃狐狸,现在有报应了吧!这是狐狸种啊!”

我爷这时候瞪圆了眼睛,脑袋上布满了青筋。他就用双手将我举了起来,看样子就要把我摔死。我爸死死抱住了我爷的胳膊,喊着爸,不要这样啊!

接生婆看情况吓坏了,转身就跑掉了。很快,接生婆将村里的张三爷带来了,这时候我爸和我爷正撕吧呢,我妈也跑了出来,和我奶抱在一起哭。

张三爷喊了句:“张虎生你住手,这孩子不全是狐狸的种,难道你没看出来,他身上没有尾巴吗?”

我爷这才慢慢放下我来,哀叹一声,将我递给了我爸。

张三爷是阴阳先生,由于建国后不许动物成精,不许有鬼,更不许看风水,所以现在没有什么名气了,但是解放前名气大的很,据说京城的大官修陵都是来找张三爷给看风水,寻龙脉,点福穴。

张三爷当场让我爷杀了一只公鸡,然后用公鸡血画了一张符,用酒火点了,符水给我灌了下去,说:剩下的就看他的造化了,能熬过二十五就什么事都没了。

奶奶拉着张三爷的手,说这娃以后就没事了吗?

张三爷回头扫了一眼我爹怀里的我,又回过头摇摇头,重重叹了口气,只说了一个字:难!

后来我慢慢长大,样子逐渐变得正常了。但是看小时候照片,完全就和我不是一个人。但我从来就没有把这件事往迷信里去想,总觉得是男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吧。

我今年就是二十四,离着熬过二十五,就差一年了。想不到,还真的就出事了。

大学毕业后呢,我为了离家里近,就在本市的一家化妆品公司工作,家里也凑钱在市里给我买了一套50多平米的小房子。为了还房贷,我做事也是很辛苦的。

不知道怎么搞的,最近我的右眼皮总是跳,晚上会做一些乱七八糟的梦,醒了就感觉扛了一晚上大包一样累的不行。

一开始我以为是工作太紧张导致的,我就请了假打算好好休息下,但没有任何的改善。

奇怪的是做梦的时候无比清醒,知道自己是在做梦,醒来之后,又想不起来做了什么梦了。

祸不单行,我这边快被梦折磨的快要疯掉的时候,家里来电话了。

我妈有很严重的糖尿病,我爸打来电话说病情加重了,急需一笔医药费,但我手头也没啥钱,这两天正为了钱的事情犯愁睡不着觉。

晚上不睡,白天头疼的厉害,中午饭也没吃,我吞了五片安眠药倒在了床上,结果就梦到我捡了很多钱,走一路捡一路的钱,多的都没地方放了。

醒了我还清晰的记得这个梦,就觉得自己是被钱逼疯了。

结果我出门的时候,刚开门,一低头发现有个黑色塑料袋,我以为是对门大妈丢的垃圾,便踢了一脚,结果这么一踢,直接从里面踢出一沓钱来。

看看四下无人,我观察了下,发现里面全是红艳艳的百元大钞。我一弯腰就捡起来缩回到了屋子里,心都快从嗓子里跳出来了。我数了下,一共四沓子,应该是四万。

拿着这笔钱,手里都是汗,浑身直哆嗦。如果这四万块钱给妈打过去,她的医药费的确是有着落了。

可是这钱用黑塑料袋装着,想必这些钱的主人也不是啥有钱的畜生。我这良心又过意不去,另外我又担心,是不是有什么隐藏的摄像头啊!这是一个整人的电视节目还是什么?或者这是假币,有人故意在等着看我笑话吗?

一时之间什么怪想法都出来了。

我出去站在小区楼梯间四处查看,没有看到摄像头。然后我随机从钱里面抽了几张去小区外的ATM机上,存了进去,一次就成功了。我这才意识到,我是真的捡钱了。

但我还是不敢乱动这笔钱,既盼着有人来这里找这笔钱,又盼着没有人来找,就这样,我矛盾地在家里等了三天。这个休假成了我这辈子最蛋疼的日子。

正好母亲那边医药费也到了缴的时候,我一咬牙,昧着良心把这笔钱打了过去。

结果这笔钱打过去之后,我的梦变得更加的离奇了。

当天晚上,我梦到领导把我叫去了办公室里,笑着说要给我升职。

第二天刚好到了上班的时间,我也没多想,升职这种事情我打死都不敢考虑,毕竟我才入职不到半年的时间,业绩也没啥突出的地方,无缘无故的上头不会提拔我。

结果到了下午的时候,我们副总把我叫到了办公室,说要升我为物流部的经理。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整个人都是懵的,不由得我不胡思乱想。我说李总,你不是和我开玩笑吧,你给我升职,那老孙去干嘛了?

李总说,老孙被解雇了。

因为我们这个部门是新组建的,除了老孙我就是资历最老的了,而老孙如今被开了,所以我就理所当然的被提拔为经理了。这真的就像是在做梦一样。

接着,李总让我好好干,说做得好了,公司后面还会给我继续升职加薪。

我呆呆地点点头,脑子里却一团乱麻了。当我坐到了经理的办公桌后,往后一靠,心里竟然有了一丝丝的不安。

心想我这梦也太准了吧?

一开始捡钱是巧合的话,那升职这事呢?也是巧合?

整整一天,我都在想这件事,最后上网查了查周公解梦,也没查出个缘由来。

最后索性便不去想了,捡钱、升职这不都是别人幻想的好事儿吗?我这就叫美梦成真,怎么想都应该高兴才对。

接下来我做的一个梦,却让我再也坐不住了!因为梦里的我,竟然一脸严肃,笔直地站在地上,正慢慢往自己身上套寿衣!

我在梦里用力挣扎,这么一挣扎就从床上坐了起来。我好好的一个大活人,梦见给自己穿寿衣,这太吓人了吧!

我被这些梦弄得精疲力尽,也懒得去想了,心说这会先去公司,等下了班再说别的。

说是上班,可那个梦却在我脑子里挥之不去,尤其是我穿寿衣时,那副一本正经的面孔,更是让我觉得心里发冷。

搞的一整天我都不在状态,工作的时候更是心不在焉。

我上班的时候,前前后后,仔仔细细琢磨了一下这个事情,我极力愿意相信这些梦和现实只是巧合,但理智告诉我,不是那么回事。

这事儿不能轻视,要在以往我做这么个梦,或许不会当回事,关键之前做的那俩梦都应验了,再加上寿衣这东西,本来就邪性,确实要多多注意。

我以前小时候,隔壁的王大爷死之前就经常做噩梦,一开始他就没当回事,结果下地干活的时候死在了地里,尸体被蛆虫吃的不成样子才被找到,法医说是被雷劈死的。村里人都说那是凶兆,那么我这些梦是不是凶兆呢?

当天晚上,我又做了一个梦。

这一次,我竟然梦到我死了!上吊死的!我一个人吊在吊灯上,身上穿着一身很华丽的寿衣。脸色煞白,舌头伸出来很长,真的很恐怖。

我直接从梦中惊醒,出了一身的冷汗。这会儿天还没亮,刚刚三点,可刚才那梦,却让我再也睡不着了。我开始想这个梦,人怎么可能看到自己吊在吊灯上死了呢?

冲了个澡之后,我在床上呆坐了一会,开始安慰自己。

前天虽然梦到自己穿了寿衣,可事实上我却没穿,说不准这事就这么过去了,之前两个应验的梦,多半是巧合。

因为起的早,所以我特地去小区外面买了早餐。卖早餐的就是跟我一个小区的张大妈。

吃完之后,我打了招呼正准备离开,却听到张大妈沉声说:“小飞,你最近回家不要太晚,没事就别出门了。”

我一愣:“怎么了?”

张大妈挥了挥手:“你不知道吗?就是你对门602的陈大爷,昨天晚上自杀了啊,上吊死的,听说他自杀的时候还穿着寿衣,我可听说了,这吊死鬼怨气重,你……”

上一章
离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