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免费读
手机阅读
  • 目录
  • 阅读设置
艳客劫

第二章:县令曲南一

一只通体银白、长约三十尺的巨大鲟鲨,沿着暗河试图游入河道。暗河中有一处浅滩,钟乳怪石将其身体刮伤,血腥味引来四只浅蛟,纷纷张开利齿,伸出尖爪,冲着大鲟鲨游去。

大鲟鲨体型巨大,在较窄处无法施展,只能用肉身拖着四只浅蛟往前游去。浅蛟生性凶残,不停撕咬下大鲟鲨的血肉,致使暗河中血水翻滚,大鲟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漏出深深白骨。

待大鲟鲨终于通过浅滩,立刻抖落身上的浅蛟,并用巨尾将其中一只拍飞。剩下的三只蛟如影随形,继续凶残地撕咬着大鲟鲨的血肉。这只大鲟鲨也十分怪异,无论它如何反击,都不曾张开大嘴与浅蛟们撕咬,只是一味地用力摆尾,试图尽快游到河岸上去。

待大鲟鲨用巨大的头撞死最后一只蛟后,它随着波浪拖着一身白骨拼命游到岸边,将巨大的鲟头搁浅在岸上。大鲟鲨死去,嘴巴大大地张开,打眼一看就像是一个深不见底的山洞。

青苗村是一个以捕鱼为生的小村庄。那些靠河吃饭的渔夫们惊见大鲟鲨,无不被吓得胆战心惊,忘记呼吸为何物。待众人回过神,河边瞬间响起一片哀嚎声。

“哎呀额地娘姥姥,这么大个家伙,是个啥东西啊?”

“这……这……这是河神啊!”

“河神咋死在俺们这旮旯了?这是要遭天谴呐!”

“老天爷啊,您老可得睁开眼睛看看,这不关我们青苗村的事儿啊。您老要发威,也要冲着下河村去,他们捕的鱼比俺们村多老了去了,那才是真真儿的造孽哪!”

“求求河神爷放过俺们吧,俺给您老磕头了、磕头了……”

“快快,去找族长!狗剩,你去找族长,快点跑。哎,我说,你跑快点!上次你偷睡二虎家的婆娘,被二虎满村的追哇,那愣是没追上咧,你倒是拿出那个劲头来,赶快把族长找来,就说出大事儿咧,河神爷死在咱们村咧!”

“不能去!不能去!新任的县太爷正在咱们村,出了这事儿,不得要咱村人的命啊!”

“去!快去!格老子的,他要咱们的命,他也跑不了!”

族长急冲冲地赶来,尚未敢细看大鲟鲨的全貌,便被那跪满岸边的村民们吓了一跳,再听那震天吼般的哭喊,更是吓得腿一软,差点儿跪到地上去。

这时,一只修长的手及时伸出,将族长扶了起来。

族长睁着惊恐的眼,颤巍巍地看向将他拉起来的男子,语无伦次地哆嗦道:“大大大人……你你你……我我……它……”出了这么大的事儿,必然是要上奏朝廷的。如果朝廷追究下来,说他们村没有侍奉好河神爷,致使河神爷死在了他们村的河岸上,那可是灭族的大罪啊!且不说朝廷,就是周围这些靠河吃饭的村落,就不会放过他们青苗村。这事儿,若没个仔细的交代,怕是过不去这个坎儿喽。

被称作大人的男子,清风朗月般勾唇一笑,抬起另一只手,随意地指了指那只大鲟鲨,说:“既然是河神爷,又怎么会轻易仙逝?河神爷此番前来,是为了历劫。来来,大家一起动手,将河神爷恭送回河里,助其度过此劫,想必河神爷必定会知恩图报,恩泽大家。”

此话一出,岸边上跪着的村民们瞬间变得鸦雀无声,除了来不及擦拭的鼻涕沿着嘴唇缓缓流下,整个画面已然静止。

族长在呆愣片刻后,将原本就不大的眼睛愣是瞪圆了几分,且用眼神表达出最真实的想法:这样也行?

县太爷曲南一轻挑一下眉峰,以眼神反问:怎么不行?

眼见着村里人开始窃窃私语,族长当机立断,以破釜沉舟之势,喊道:“大家都听县太爷的,恭送河神爷回宫!”对,都听县太爷的,出了事情也有县太爷扛着。

曲南一就像不知道族长的小伎俩似的,十分认可地点了点头,压低声音道:“既然族长说一切听本官的,便是知道本官一心为民,简直是肝脑涂地死而后已啊。像本官这种好官,可遇而不可求。今日来与你说修建官路的事儿,你尚且要考量,且等他日换个其他县太爷来,说不准管你是哪儿家的坟头,说刨便刨。这,岂不是对逝者的大不敬?”撇一眼族长,意味深长地感慨道,“哎……这河神爷都上岸了,万一晚上托梦给本官,说你们恭送的规格不过,让本官做主惩罚一二,本官也不敢不遵从啊。届时,呵呵……”

族长的一双小眼睛竟然神奇地又瞪圆了几分,然后才慢慢地恢复到常态。他伸出手,捂着心口,点点头,沙哑道:“是,大人说得是。等这边儿事了了,小老儿就请个风水先生给看看,把三饼和泉子家的主坟换个好地儿。”

曲南一满意地勾唇一笑,那样子当真是风标秀举,俊美非凡。

曲南一身高七尺,着蓝色衣袍,腰间系同色腰带,连块玉佩都未曾佩戴。他脚蹬一双木屐,头插一根木簪,举手投足间有几分书卷的雅致、几分商人的市侩,以及那么几分慑人的官威。

他有一双斜长的眼睛,在笑意盈盈间给人一种温润的错觉,但凡得罪过他的人,才会真正体会到什么叫做笑里藏刀、绵里藏针、表里不一。

按理来说,曲南一要心机有心机,要皮囊有皮囊,要文采人家还是个探花郎,想在长安谋个实缺还是可行的,翩翩这厮嘴坏,得罪了权贵,于是被扔到这里,当起了县令。

曲南一见族长已经准备带领村民们去恭送河神,便想带着衙役们踱步离开,却突然听见一位村民发出一声惊呼,“啊!鬼啊!”

这个声音如同炸雷般响起,将所有紧张的神经锯断。

紧接着,此起彼伏的惊呼声响起,有人喊着妖物,有人喊着鬼啊,有人在请神仙恕罪,有人将头磕得咚咚响,还有人开始哭爹喊娘,更甚者,有人已经跪地不起,屎尿流了一地。

原来,大鲟鲨搁浅到河边后,众人不敢靠前观看,只顾着跪地哭嚎。这会儿冷静下来,便有那大胆的村民向前走了两步,想要看看其他人口中的河神爷长个什么模样。这一看,便看出了事儿。

曲南一微微皱眉,在别人落荒而逃的同时逆流而上,几个大步蹿到大鲟鲨的前面,视线自然而然地投向大鲟鲨张开的巨口里。

“嘶……”曲南一猛地倒吸了一口凉气!

离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