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免费读
手机阅读
  • 目录
  • 阅读设置
豪门帝宠:吻你上瘾

第四章:疯子

江凌睿在坐下的那一刻,修长到徐玲玲看着羡慕的双腿有力般重叠在一起,指关节分明的手掌十指交叉在一起,放于自己腹部处。

“我们之间来签一个五年的合约,怎么样?”

“五年?你咋不上天呢?”

徐玲玲听到要她五年的时间,难道他不知道这五年时间都可以做些什么了吗?还五年,五天都有点嫌多了!

对于徐玲玲的这个反应,江凌睿真的是有点受不了的嫌弃了下她,但又很快被着万年寒冰都镇不住面瘫脸给覆盖。

“你自己心里清楚你是谁!但是别人只要一看见你,就未必会叫出徐玲玲这个名字,反而还会叫出江太太或者江夫人的称呼!”

“你们什么时候结婚的?”

“一个月前!”

江凌睿从沙发边的茶几上拿起一部手机,对着屏幕点了几下扔给了徐玲玲。

“今日上午十分,江氏集团的总裁与周家千金在维尔纳大酒店举行婚礼,在这郎才女貌的婚礼上,我们亲眼目睹了我们的江总与周家大小姐的爱情见证,真是恭喜我们的周大小姐能找到一位深爱着自己的如意郎君...”

“如意个锤子!你那只眼睛看见如意了?这明明就是不情愿好吧!”

徐玲玲还没把手机上的视频看完,直接毫不手下留情扔给了江凌睿,气的小脸都难看的要死。

“说吧,合约的内容。”

“在这五年里,你的身份不在是徐玲玲而是我的太太,也就是周婉情!这短时间,你必须无从抗拒听我的命令行事,如果有违背,我不建议你可以先闯下试试。”

“说的那么认真,可是我怎么觉得我没有占到任何的好处?”

“好处就是,你成功坐上了许多女人都梦寐以求的位置。”

“放屁!你以为我稀罕这个位置啊,要不是我现在发生了这些莫名其妙的事情,你跪着求我,我都不会愿意!”

“有些话你最好还是管住你自己的嘴!”

“我不签!你知道五年的时间对于一个女孩而言,意味着什么吗?青春啊,钱啊!要签你自己签,我不陪你玩了!”语毕,徐玲玲拉起脚边的被褥,将自己包裹在被褥下,闭上眼假装睡了过去,不想理会这个臭男人。

见徐玲玲怪脾气又上来了,面瘫脸开始浮现出一副阴沉的面孔,直接起身不停留离开了。

等江凌睿离开没几分钟,徐玲玲立即掀开被褥赤着脚丫跑到门口,小心翼翼将门推开,探出一个头左右的看了下,没有发现江凌睿那人的身影,才放松的深呼吸了下。

“又想去哪?”

“啊!”

突然传来一阵问话声,吓的徐玲玲猛的将门用力推开,碰的一声撞门声,门很不凑巧的打在了乔子毅的脑门上。

“你这个疯子,你是眼睛瞎了吗?”

“你才是疯子!你自己站在门后面,不知道这门是找外开的吗?自己撞枪口,居然还把责任推给我。”

乔子毅双手捂住额头,太阳穴上的青筋也在被撞的那一刻,猛地狂跳。

“喏,喝口水压压惊吧。”

“不喝!拿开!”

“哟,长的这么英俊,脾气居然这么臭,真的是跟那男人有的一拼!”

徐玲玲无视乔子毅的恼怒,将手中的白水放在乔子毅手边,回到床上,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闭上眼假装睡觉。

病房里再一次陷入无穷尽的安静,躺在穿上的徐玲玲此时睁开眼睛,耳边都能很清晰的听到自己的呼吸声,也感觉到乔子毅并没有离开。

片刻,从乔子毅那边传来的喝水声,徐玲玲开始慢慢坐了起来,先看了一眼被乔子毅喝过的水,再看向眼神开始恍惚的乔子毅,嘴角的邪魅笑容越发的显目。

“你怎么了?喂,有没有听到我说话?”

徐玲玲下床走上前,先试探的推了下乔子毅的肩膀,而此时的乔子毅目光有些聚焦不了的看了徐玲玲一眼,便朝自己身后晕倒了过去。

“帅哥?帅哥?能听见我说话吗?”

徐玲玲凑近的听着乔子毅鼻息处传来的稳定的呼吸声,目光很是意味深长的看下乔子毅喝过的那一杯水。

“小样儿,跟我玩,还嫩着呢!”

搜光乔子毅身上的所有现金,随后拿起茶几上的一支水彩笔,刷刷的在乔子毅脸上写了几个大字,拿起钱就跑。

顺利的出了医院的大门,徐玲玲率先找到一家服装店,买了一套加起来一百块都不到的衣服和鞋子。

脱下了都穿了两天的病服,再穿上自己刚刚买的衣服,整个人的气质都是调升了好几个阶段。

“06年的物价就是便宜,可惜11年的物价简直就贵的一匹哦!”徐玲玲有些自嘲的摸了摸自己腰包,无奈的叹口气朝着外面的都市走去。

“这到底是不是梦啊?为什么周围的一切都这么真实?周婉情啊周婉情,你不要这么玩我,我会害怕的!”

无头绪的游走在街头,时不时抬头仰望天空感叹了一番,又继续向前走着。

等到自己不想走了,就随便找了一家旅馆住了下来。

来到自己定好的房间,直接一屁股坐在小床上,目光走神的看着在播放都市剧的电视,可能是走了一天,再加上那个臭男人的事情,真的是把她搞的有些累了!

看着看着就睡着了。

“玲玲,醒醒。”

“谁啊,别烦我!”

还在睡梦中的徐玲玲,很耐烦的朝声音源头用手抛了下,翻个身继续睡。

“玲玲,是我,周婉情!”

“管你是谁,现在不要打扰我睡觉!”

瘫睡在小床上的徐玲玲,迷迷糊糊的回答着这空灵的说话声,立即用手捂住自己的耳朵不想再听。

“等等!你说你是谁?”

意识到空灵般说话声的关键字,徐玲玲猛得炸醒过了,半坐在小床上。

眼前的摆放物已经被一层很厚的雾霾给遮盖住,完全看不清眼前的任何的东西!

“玲玲我现在的时间不多了!很抱歉在没有经过你的同意将你拉到了这场事故中来,但是请你一定要原谅我!我今天来是想拜托你,帮我照顾好我的家人,就这五年的时间,五年期限一到,你就会回到你原来的生活!”

“你简直是在胡闹!我在11年生活的挺好的,为什么要把我卷进来?”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但是我真的没有办法了,我已经被逼的走投无路了,我才会这么做的!帮帮我好不好,求求你!”

“自己的事情自,”

徐玲玲的话还没有说完,周围就恢复了原样,当场就把徐玲玲气的直接把枕头扔在了地上。

“可恶!别让我在看见你!啊!”此时徐玲玲坐在床上胡乱的对着被子蹬了几脚,气的头发都快竖起来了!

离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