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免费读
手机阅读
  • 目录
  • 阅读设置
与尸同枕

第04章 纸人惊魂

我真没有想到,杨梅雪会死,还是吊死在我家的门口。

她这是在埋怨我,没跟她结婚,让她觉得颜面尽失,被全镇的人笑话,所以吊死在我家,想让我愧疚一辈子。

但我不会愧疚,只是觉得杨梅雪就是个疯子。

今天没跟她结婚,这都是她一手造成的。

她不得寸进尺,非逼着我买三金,我也不会跟她闹翻不是?

我还很生气,她要死要活,为什么要死在我家门口,今天是我的大婚,要死怎么不死远点?

我爸就慌了,害怕地说,“现在闹出了人命,杨家人还不得跟我们拼命啊?”

“爸别担心,杨梅雪是自杀,关我们鸟事?”

走到门口,把杨梅雪的尸体刚抱下来,外面响起一阵急促脚步,我抬眼就看到,是杨梅雪的父母赶来了。

看到杨梅雪的死状,二老脸色大变。

“梅雪我的孩子啊,你怎么就这样死了?”

杨母悲愤填膺大吼,冲过来从我手里把杨梅雪的尸体抢过去,抱着便伤心大哭。

而杨父像疯了样,掏出把菜刀,就要跟我们拼命。

“你们父子俩害死我女儿,我要你们全家来陪葬!”杨父像条疯狗样,完全失去了理智,红着双眼举起菜刀就砍来。

我爸向来胆小,顿时被吓得屁股尿流跌坐在地,慌里慌张大喊,“杨大海你别冲动啊,有话好好说。”

这完全是废话,杨大海脚步不停地就冲来。

丧女之痛,让他彻底疯了,觉得是我害死杨梅雪的,把所有恨怒都怪到了我头上,想拿刀捅我赔命。

在我大婚之日,这是要把事闹大啊?

但我还没出手,我妈怒气冲冲就从屋内跑了出来。

我妈很胖,一百十八斤重,就像座肉山,此刻手里捏着扁担,目露凶狠抽过去,直接将杨大海抽倒在地。

“杨大海你是不是想闹出天大的事?老娘跟你玩!”两手叉腰,我妈圆瞪双眼,气呼呼地说。

我爸软弱,但我妈却是只母老虎,全镇的人都知晓。

从小到大打架,我不但很能打,还是最狠的一个,基因就是遗传我妈的。

杨大海被吓到,恢复理智,坐在地面沉默着,看着女儿的尸身,泪流满脸,眼神呆滞,瞬间似老了好几岁。

“我的女儿…就是你们害死我女儿的!”

杨母朝我们悲愤大吼,比杨大海刚才还疯狂,哭天喊地对杨大海说,“你能不能像个男人样,你女儿都被他们这家人给害死了,还不拿起菜刀给我杀了他们。”

杨大海坐在地面,像雕塑不动,眼里只有浓浓的悲伤。

我妈却爆脾气上来了,叉腰对杨母恼怒说道:“你这死婆子,自己睁大眼睛看看,梅雪是自己吊死的,关我们鸟事?”

“就是你家楚南害死的。”

杨母指着我怒吼,“不就要你爸妈卖肾买三金吗,你为什么不答应,要不然我女儿也不会死,是你杀了我女儿,我女儿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听到这话,我肺都要气炸,但懒得计较。

但我妈的怒火瞬间被点燃,拿起扁担就要出手,已经气得忍无可忍,还好我拦住老妈,要她千万别冲动,杨母现在情绪失控,也是因为她女儿杨梅雪死了。

杨大海默默抱起杨梅雪的尸体,失魂落魄回去,杨母走前瞪着我看了眼,那怨恨的眼神就像条毒蛇样可怕。

我有些不淡定,感觉还会有别的事发生。

新婚之夜闹出这样的事,我心里纳闷,老妈还在气头上,恼怒说道:“杨家人的全是疯子,还好我家儿子没娶杨梅雪做媳妇,不然我家会被闹得鸡飞狗跳。”

我爸担心说,“杨家不会这样罢手,他们家还有个杨光头啊,坐过牢杀过人的,是条恶龙。”

“怕什么,敢来我们楚家撒野,老娘抽死他。”

气呼呼哼了两声,老妈对我说,“小南没你的事了,回房去陪胡姬吧。”

我点点头,转身回房来到卧室。

胡姬没躺在床上,而是身体坐直盯着电视在看。

现在才想起来,睡觉前忘记关电视了,但胡姬会对电视感兴趣,倒让我惊讶了吧。

这说明,胡姬在慢慢改变啊。

电视放的是喜羊羊动画,看到搞笑的画面时,我注意胡姬的美眸,有精芒一闪而过,就连我走过来了,她都没有看我眼,被动画片给吸引住了。

胡姬像丢了魂样,没有记忆,跟婴儿没啥区别。

现在这反应,变化很大。

在胡姬身边坐着,握着那柔软的葱葱玉手,将她抱在怀里,我心里美滋滋的,一扫之前的不快。

能娶一个如此漂亮的媳妇,此生没任何遗撼了。

“媳妇这动画好看吗?”我笑眯眯问。

眼里只有动画片,胡姬没理我。

我也知道她不会理我,只有饿了才会跟我说一句,然而她被我抱在怀里,垂眼就注意到了身前的真空。

睡觉前,给胡姬换了身睡衣,里面连罩罩都没有。

把衣服撑得鼓鼓的雪白,此刻让我全看完了。

一股燥热,顿时蠢蠢欲动起来。

现在胡姬是我老婆了,做点什么也是应该的吧,我咽了咽口水,抬手就往衣服内伸,但在这时候,突如其来在屋外响起了我爸的声音,“小南快出来…又发生天大的事了……”

在屋外,老爸惊恐地叫喊。

随便点事就大惊小叫,我对老爸无语了,但我在想,肯定是杨光头来挑事了。

刚打开门,我爸连滚带爬就冲进来了,要不是我扶着,都得摔倒在地面,但好像发生了天大的事,我爸吓得脸色惨白,浑身在抖。

冲出去,老爸就躲到我身后,嘴唇哆嗦地说,“小南是她来了……”

老妈也在外面,手里拿着扁担当武器,双眼紧盯着走廊,在一步步往后退。

天不怕地不怕的老妈,这时却一副惊恐神态。

什么事,能把老妈吓成这样?

连忙看向走廊,此刻从楼梯传来了沉重的脚步声,老妈焦急说,“是杨梅雪化做厉鬼来了。”

真的来了。

我抬眼,就看到杨梅雪从楼梯走了上来。

那脸色惨白,眼神空洞,在灯光照耀下,没有杨梅雪的影子。

在宾仪馆做火化工,什么尸体没见过,此刻看到杨梅雪的鬼魂,连我都吓了跳。

冷冷盯着我,杨梅雪嘴角,就露出邪恶笑容,“楚南我们说好的,我要做你的新娘,你不能反悔。”

说完,就朝我步步紧逼。

老妈向来胆大包天,这时都吓得躲进了我的卧室内。

“怎么办…我们不会被梅雪给害死吧?”我爸一脸惊恐,要吓得六神无主了。

“梅雪你怎么冤魂不散?我跟你是绝对不可能的。”

我这胆,毕竟是从死人堆里练出来的,片刻的慌乱,立马就镇定下来,对杨梅雪说道:“你已经死了,该去阴间,别对我缠绵不清。”

“我不走,我要做你的新娘。”

杨梅雪冷冷地说,“我还要挖了你爸妈的肾,把我的三金给买回来。”

这让我瞬间火大,抄起我妈手里的扁担,顿时抽了过去,边喝道:“敢来害我爸妈,你是不是在找死?”

管她是人是鬼,我是真的一扁担招呼了过去。

而杨梅雪被我抽中的那刹间,身体像纸糊样龟裂,然后就消失不见了。

在地面,却多了个小纸人。

这幕让我一阵错愕,走过去把小纸人拣起,却是个花花绿绿的女纸人。

“怎么会这样?”

我爸妈惊呼问我,额头都冒出了冷汗,更加害怕,感觉这事很邪乎。

“爸妈没事了,你们别担心。”

刚安慰一句,从楼梯方向又响起了沉重的脚步声,踏踏声响,在经历刚才那幕后,让人听着都毛骨悚然。

卧槽,杨梅雪是打不死的小强吗?

她今晚刚死,就算变成厉鬼,附在纸人身上,也没有多厉害啊。

我一扁担,肯定能抽得她魂飞魄散。

但现在,杨梅雪好像还活着。

懂这些,是我有个法术很厉害的朋友,告诉过我不少事情。

人刚死,就算有口怨气,化成厉鬼也难伤到人的,但现在看这情况不对路啊。

听到动静,我妈嘴唇哆嗦地问,“是杨梅雪来了?”

“是她来了。”

我点头,就看到杨梅雪再次出现,一脸邪笑地问我,“楚南,今晚我要你去阴间陪我,我还要挖掉你爸妈的肾,要他们为我陪葬!”

她眼神空洞,说话的声音也很冰冷。

然而话刚落音,楼梯上还在继续响起脚步声,接着又出现了两个杨梅雪。

眨眼间,有三个一模一样的杨梅雪站在我面前。

这把我吓懵逼了,心里慌得不行。

但我知道不能退缩,不打跑杨梅雪这只厉鬼,今晚我全家就躲不过这一劫,会被杨梅雪给害死。

准备要动手时,这时才注意到,胡姬不知啥时候来到了我身边。

盯着迈步逼来的三个杨梅雪,胡姬那空洞的美眸,似有两缕火焰在跳动,只看了她们一眼,三个一模一样的杨梅雪突兀鬼哭狼嚎惨叫,浑身冒出了熊熊火焰,转眼就烧了。

而在地面,却多了三个纸人……

离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