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免费读
手机阅读
  • 目录
  • 阅读设置
与尸同枕

第02章 同尸洗澡

伸手往胡姬身前的柔软探去,我咽着口水,激动得手掌都控制不住在抖。

要知道,从小到大,我就没见过这样的极品美女。

胡姬虽然是具古尸,但容貌绝世,身材比模特还苗条,此刻那魔鬼般的动人身姿,光溜溜呈现在眼前,是个男人都抵抗不住不是?

伸手就要抓去,可手指头刚要碰到她,我胸口顿时一痛,忍不住叫嚷一声就缩回了手。

我这才发现,刚刚还站着像木头样没动静,此刻抬手就捏住我的胸口。

她力劲很大,疼得我哭爹喊娘直冒冷汗,见我缩回手,胡姬也把手缩了回去。

我松了口气,揉着被捏红的胸口直喊疼。

“胡姬你下手咋这么狠?”也不管这具千年女尸听不听得懂,我对她一脸的抱怨。

话落音,我突然就瞪直了双眼。

我痛得在揉胸口,却没有料到,傻头傻脑的胡姬,有样学样,伸手也往自己胸口揉。

那座高耸,顿时像水样被揉得波涛汹涌……

这一幕,看得我差点没流鼻血出来。不过我也才意识到,她似乎会跟着我做一样的动作。

面对我这样的饿狼,胡姬也没任何反应,俏脸冷漠,一直盯着我看。

就像具行尸走肉,又如初生的婴儿般,只会有样学样。

不知怎么,目露怜惜,看得我酸酸的。

胡姬貌美如仙,气质出尘,也不知道是哪个朝代的古人,但生前肯定地位尊贵,不是默默无闻之辈吧。

不知死多久岁月了,现在奇迹复活过来,但呆呆傻傻的,无亲无故如何是好?

没再占胡姬的便宜,要不然跟禽兽没啥区别了。

在自己身上擦洗着,胡姬也学着自己洗澡,而我为了转移注意力,边洗边跟她说话,但她只瞪着我看,却连屁都放不出一个。

无语撇撇嘴,我眼睛不敢瞄她的身体。

跟一个绝世美女洗澡,这真是种考验,好在我压制住了心里的邪火。

把澡洗完,胡姬跟我走,扑通又摔了一跤,她这是连走路都不会啊,我只好扶着她走出来,让她在床上躺着。

想了想,我还是去给她买条衣裤。

不然和她一起这样在床上躺着,我指不定控制不住自己。

要知道这可是具古尸啊,还是别乱来的好。

给她穿戴衣裤的时候,我注意到,胡姬脸色似乎苍白了几分。

是饿了吗?

我拿了一块小面包喂给她吃,但胡姬那黑宝石般的美眸看着我,却也不吃。

这是要喝血的节奏?

想到刚才,她把我手指上的鲜血,给舔得干干净净的。

这具古尸,应该只喝血啊。

麻蛋的,这怎么伺候,我难不成割自己的血给她喝?

看着自己的手指,这时就注意到,那划破的伤口,现在连道伤疤都没有了。

伤口竟然会自己消失!

我的目光落在胡姬身上,眼珠转动着,为了证明是不是她的原因,拿匕首割破手指,就递到她嘴唇边。

胡姬张嘴就伸来,含着我手指头吸吮。

舔着鲜血,她还边盯着我看,从睁开眼那刻,眼神就没从我身上移开过,那模样呆呆傻傻,还很萌,很是讨人喜欢。

把鲜血舔干净,她松开嘴,我连忙看自己的手指,手指的伤口真的没有了。

我震惊不已,她是怎么做到的?

喝过血,胡姬的气色好了很多,睡觉的时候,我想跟胡姬睡,抱着她暖被窝,但一想到她喝人血的,要是趁我睡着,把我啃得骨头渣都不剩,那我不得哭死?

打消那念头,安顿好胡姬,在对面的床躺了下来。

人逢喜事精神爽,后天我就要跟杨梅雪结婚了,想到终于摆脱单身汉,心里就倍儿高兴。

一觉睡醒,便已经是第二天清晨。

在宾仪馆做火化工,是非常清闲的,大多数时间都是在玩,睡觉起床也是自己安排,但刚刚睁开眼醒来,我眼珠瞪得都快从眼眶里掉出来。

床上多了个人,还被我抱在怀里。

身体柔柔软软的,还很冰凉,而我的左手,放在了不该放的位置,被我紧捂着,感受到了不一样的柔软,富有弹性。

刚睡醒,脑子还处在迷糊状态,下意识就捏了捏。

什么东西啊?

像皮球似的很有弹性,整只手都捂不住。

看着我怀里的女人,我猛然就睁开了眼,竟然是胡姬。

胡姬被我紧抱在怀里,她那浑圆,就被我抓在手里,而胡姬那空洞的美眸,盯着我连眼睛都不眨。

我反应过来,连忙缩回手,一脸尴尬。

但接着就想到,我跟胡姬是分床睡的,她什么时候,跑过来跟我睡了?

这么说,抱着这女古尸睡了一晚?

卧槽,没吸我血吧?

额头冒着冷汗,我连忙坐起身,慌里慌张检查全身,还好没有少块肉,身体也没有别的不适应,我就松了口气。

这时,宿舍外面突然有人喊道:“南哥,你爸让我来叫你回家了。”

“耗子,你进来说话。”我说。

耗子比我小两岁,是我的发小,从小玩到大,两人比亲兄弟还亲,因为我要结婚,这几天他都在我家帮忙。

“我才不进去,你宿舍就是停尸房。”耗子无语说。

我说,“那你在外面等等。”

看了眼呆呆傻傻的胡姬,我就说道:“我回家一趟,你就在这里呆着,别乱跑知道吗?”

赶紧划破自己手指,用鲜血喂饱胡姬,我才转身离开。

坐上耗子的摩托车,我们就往家里赶,耗子开车笑道:“南哥,现在你可是我们镇的名人了,十辆宝马租回来,那场面真气派啊,现在你家门口围满了人,都在看热闹呢。”

我在心里苦笑,虽然倍有面儿,但为了租这十辆宝马,我爸可是卖了块地皮的。

回家到,就忙了一天。

婚宴提前在家门口摆好,一共三十五桌,亲朋好友都请来了。

晚上我又回了趟宾仪馆,给胡姬喂了一次鲜血,没在宿舍留宿,而是回家睡,第二天清早,带领十辆宝马,浩浩荡荡就去杨雪梅家迎亲。

这真的很气派,街道两旁站满了人,都激动地看着一辆辆宝马车奔驰而过,估量全镇的人都跑来看热闹了,都拿出手机纷纷在拍照。

来到杨梅雪家门口,我满脸笑容地走下车。

今天结婚,我穿得特别帅,西装配领带,皮鞋擦得比镜子还光亮。

在家门口,杨梅雪的叔叔婶婶们,笑眯眯地迎了过来,“恭喜恭喜啊,我们往后就是一家人了。”

拍着我肩膀,哈哈笑的,是杨梅雪的三叔杨光头。

杨光头光着上半身,露出一身的横肉,身上还纹着左青龙右白虎,在我们镇是条恶龙,没有谁敢惹。

“三叔好。”

我笑着打招呼说,“我带十辆宝马来接梅雪了,你们都先上车吧。”

按我们镇的风俗,大清早接亲后,就要带着新娘子,开车在全镇跑一圈,告诉大家新娘子今天要嫁人了。

但杨光头拦着我,便笑道:“就这样接走我家侄女,像话吗?梅雪说了,她想要三金,也不贵,就两万块,你先去买回来给她吧。”

“三叔别开玩笑了,快上车吧。”我笑道。

在我们这穷乡僻壤的地方,没有给女方三金的习俗,结婚当天只有枚结婚戒。

杨光头提出三金,我觉得是在说笑。

“三叔没有说笑,楚南,你快去给我把三金买回来。”杨梅雪走了出来,穿着婚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

她的语气,一如既往坚定,一副没得商量样子。

高高昂起头,像是位冷傲的公主。

我苦笑道:“梅雪啊,我们这没有这种习俗啊?”

“你别给我废话,究竟买还是不买?”杨光棍趾高气扬说。

我没理会他,看向杨梅雪,低三下四说道:“今天是我们的大喜子,别为难我好吗?”

但杨梅雪坚持说道:“看不到三金,我不会嫁给你。”

她说得斩钉截铁,让我肺都要气炸。

我为了跟她结婚,交了二十万的彩礼,我爸还卖地皮,又租了十辆宝马,现在倒好,接亲之际,还提出要三金的要求。

这让我满肚子火,很想掉头就走,这婚不结了。

可我没这勇气。

亲戚朋友都请来了,还花大价钱租了十辆宝马,要是这婚不结,那不得成为全镇的笑柄?

但买三金,我家哪还有钱买得起?

“梅雪啊,我们家暂时没钱买三金,等我们婚后,我赚到钱再给你买如何?”我放弃仅有的尊严,弯下腰,苦口婆心说好话,就差点没跪下来求她。

“楚南,你怎么就这点出息?要你拿两万块买三金,还说这么多废话?”

杨梅雪朝我吼道:“没有钱,那怕要你爸妈去卖肾,也要把三金给我买回来,要不然,你自己看着办。”

她半点情面都不给,当众对我大吼。

一再委曲求全,杨梅雪却得寸进尺,没有三金,还想逼我爸妈去卖肾。

她怎么不逼我爸妈去死?

压抑已久的怒火,瞬间被她给点燃,我气得咬牙切齿,拿手指着杨梅雪吼道:“这婚,老子不结了,你爱嫁谁就嫁谁!”

我转身就走,杨梅雪愣了愣,就气得跺脚,“楚南,你给老娘站住!”

我脚步不停,继续走,杨梅雪就在后面咆哮,“你敢跟老娘甩脾气是不是?麻逼的,老娘今天就把话扔在这里,不买回三金,跪下来求我,我杨梅雪绝对不会嫁给你!”

话到这份上,我无话可说。

跪下来求她?

一只破鞋,还是二婚,真把自己当回事了,我哪怕打一辈子光棍,也不会娶她。

坐进车内,十辆宝马在众目睽睽下,就离开了杨梅雪家,坐我旁边的耗子,焦急安慰我,“南哥别担心,我帮你想办法去借两万。”

“就你家的情况,我还不清楚吗?””

掏出根烟抽着,我才说道:“杨梅雪是个唯利势图的女人,没钱买三金,就要我爸妈卖肾,现在我算明白了,耗子我要是把这种女人娶回家,绝对是个祸害啊。”

“那怎么办,我们就这样回去?”

耗子急道:“所有的亲戚朋友,都等着我们把新娘子迎回去,要是两手空空,你爸妈还不得颜面扫地?”

我想了想说,“去宾仪馆!”

“都这时候了,我们去宾仪馆做什么,你别告诉我,想找具女尸来顶替?”

还真让耗子猜准了,于是我便对耗子笑道:“去了宾仪馆你就知道了,现在你赶紧去租套婚沙来。”

“真想找具女尸顶替啊?”

古怪看我眼,耗子也没有多问,只好坐另辆车去租婚沙,而我便前往宾仪馆,决定娶古尸胡姬为妻,做我的新娘子……

离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