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免费读
手机阅读
  • 目录
  • 阅读设置
女总裁的特种保安

第4章 早餐店的碰面

江成一路疾奔,跑到了三楼,来到了302病房的门口,来到病房门口之后,江成突然挪不动脚步了,因为他通过病房门上的玻璃窗看到了房内的场景。

只见在这间病房的中间那张病床上,躺着一个熟悉的男人,再看床边,还坐着一位白丝遍头的老太太,江成怎么不认识他们两个呢,那是生他养他的双亲啊!

江成看着躺在病床上的父亲,才发现他已经不是小时候那个背着发烧的自己跑向医院的中年男子了,也不是在自己读书时骑着二八自行车送自己去上学的好家长了,更不是那个一个人扛起家庭重担的男子汉了!

如今,他只是一个垂暮之年的老人,一个需要儿女照顾的老人。可是就是这样一个老人,却因为儿子的离开依然用他那瘦弱的身躯顶起了家庭这一片天。

江成沉重的推开了病房的门,朝病床上的男人喊道:“爸!妈!”

江成哽咽的出口喊到,这已经是他今天第二次流泪了。

“成成!”

江志国和老伴胡秀兰惊讶的看着江成,眼神中充满着惊喜,五年都没有音信的儿子如今就站在自己眼前,父亲激动的想要爬起身子,眼眶湿润的看着儿子,拉着他的手不知该说什么,母亲也是双眼模糊,拉着儿子的手,花在口中不知怎么说。

“你好,请问是江师傅吗?我们是派出所的。”

这时外面传来一声温柔的女声,随后一男一女推门走了进来。女的穿着警服,面容姣好,给人的感觉英姿飒爽,男的则是平平常常,只是眼神很犀利,一看就是那种经验丰富的老警察。

“你好,请问是江师傅吗?我是派出所的民警王雪,我接到报案说你昨天遭到了恐吓和殴打,有几个问题想问你,麻烦你能配合一下吗?”

王雪说话虽然温柔,但是语气却令人不舒服,江成本来就对他们打扰自己一家团聚心里不爽,此时听到这种语气更是生气。

“出去!”江成朝着两位警官喝道。

王雪一进门,她就注意到了江成,心说这个人生的好生英俊,就是身上让人感觉到一股无名的压力。

此时一听这话,她微微转头看着江成说道:“不好意思,我们只是有几个简单的问题问一下江师傅,不会很长时间的。”

江成没好气的回到:“你没看我爸爸现在正在打吊针吗?他现在需要休息,而不是被一些外人打扰。”

父亲一听儿子说话,他就急了。以前儿子读书的时候就脾气有点大,一句话不合就喜欢打架,所以他要去当兵家里才没有阻止,爸妈都希望到了部队他能有所收敛,好好改改自己的犟脾气。

想不到七年之后儿子回来,脾气还是这样,父亲担心他会得罪警察,急忙说道:“王警官,没事的,你有什么问题就问吧!”

王雪看了看江成,对江父说道:“江师傅,说说你昨天经历过的事情!”

“王警官,不是我想和他发生争执,而是那伙人实在太混账了,他们威胁我们要我们搬家,说不搬家就开挖机来拆我们的房子,可是他们给的拆迁费也太低了,根本不够我们再去安身啊,老王头气不过,就跟他犟了几句,结果那人就恼羞成怒,拿棍子打了老王头,我上去劝架,结果也被敲了两下,警官,你们要给我们做主啊,他们打人非但不道歉,还出口骂人,还恐吓说要我老命,你看,我和老王头现在都在医院里躺着呢。”

江成一听居然有人敢打自己的老爹,当时就气的七窍生烟,心里立马就想去揍那小子一顿。

“那你们当时候为什么不报警啊?”王雪接着问道。

江父摸了摸头,说道:“我有啊,可是人派出所说这是我们居民和拆迁公司的矛盾,他们管不了,所以打了电话半天都没人来。”

王雪听了江父的回答很是尴尬,只好转移话题指着满脸怒气的江成问道:“江师傅,这位是?”

江父满脸的笑容回答:“这是我儿子,刚刚从部队回来。”。

王雪看了江成一眼,说道:“如果是退伍回来的,就好好找份工作孝敬父母,千万不要在社会上惹事。”

没办法,如今士兵退伍对于政府来说是种负担,因为这些退伍的士兵们没有一技之长,又没有社会实践和经验,只有一身的力气和擒拿格斗的技巧,只好去给一些别有用心的利用做打手,很容易走上邪路。

王雪可不希望江成走以前那些老兵的后路,能做一个守法公民,这样对于他们来说就是减轻负担,也能造福社会,自己的辖区也能更加安定。

江成没有搭理王雪,自顾自的和父母亲聊天,王雪看了看,准备再说几句,一旁的中年警察拉住她说道:“走吧,他们一家团聚,还是不要打扰了,这个小伙我认识,是我们隔壁村里的,年轻时出去当兵了,应该是刚刚退伍回来。”说完便拉着王蓉出了病房的门。

“成成,这次回来应该算是退伍了吧?”江父问道。

江成本想说是自己是被部队开除的,但是又怕父亲以前的心脏病再次发作,只好含糊答道:“嗯,这次算是退伍了,以后就陪在您二老身边,好好尽孝。”

两位老人听了脸上都是笑眯眯的,心想这下儿子终于回来了,再也不用整天担心他在部队是不是又执行什么危险的任务而几年没有音信了!

江父看着儿子,说:“既然不用回部队了,那就接我的岗位,去我上班的小区当个保安,虽然不是什么体面的职业,总比你前几年说的什么任务要安全的多,我和你妈也不用再整天提心吊胆了。”

江成听到这本想反驳几句,可是一想到父亲的心脏病,便笑着说道:“哎,好,我就去接您的班,以后就呆在您们身边。”

嘴上高兴的答应着,心里却暗说:妹的,我堂堂狼牙大队的队长,居然混成了一个保安,这说出去多丢人。不过也就心里想想,他也不敢不尊父命。

江成看了下窗外,此时已经天光大亮了,于是对父母说道:“爸,妈,你们想吃什么,我出去买去。”他心里急不可耐的想要去扁那个打父亲的凶手,赶紧找了个借口想溜走。

母亲听了,忙说:“成成,不用了,妈回去煮点粥,等下就给你们俩送来。”说着她便准备起身。

江成一看,忙按住了起身的母亲,说道:“妈,您看您,这回家来回一趟多麻烦,又得重新开火,我去外面早点店买点稀饭馒头给你们。”说完便起身推开房门出去了。父母亲互相对视了一眼,眼里充满欣慰,儿子长大了,也知道疼人了啊!

江成走出了病房的门,又辗转问到了老王头所在的病房,三言两语之下就问到那打人汉子的来历,江成得知那厮居然就住在老爹上班的小区南华一期,他谢过了老王头,直接出了医院的门打了辆车直奔南华一期。

在小区找到了值班的几个保安,说自己是江志国的儿子,听说有人打了自己的老爹,想问问是谁下的手,几个年长的保安大叔纷纷告诉他,打他老爸和老吴的凶手就住12栋308室,开辆丰田的越野车,长的矮矮胖胖的,人比较凶。

江成问明情况后跟几位大叔道了谢,找到了12栋楼,看到楼底下停着一辆丰田汉兰达,心想看来人应该在家,江成蹭蹭的就上了三楼。

来到了308室门口,江成直接伸手就拍响了大门,不一会里面传来一句懒洋洋的声音:“谁呀?”

“送快递的,有您的快递。”

离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