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免费读
手机阅读
  • 目录
  • 阅读设置
逍遥兵王

第2019章 大结局

确实,面对如此庞大的基地,老佛爷很难说不!他沉思了片刻后说道:“如果她不是你四姨,而是你母亲呢,你还会问我值不值吗?“

“什么意思?”

“没什么,我只是打个比方,你娘早就在生你前死了。”老佛爷神秘莫测的笑笑。“走吧!”

基地的人对欧阳萧萧哼熟悉,经过他身边的时候都会点头致敬,看得出他在这里还是蛮受人尊敬的。

欧阳萧萧把老佛爷带到了一处房间前,让外面的看守开门。“佛爷,别怪我没提醒,不要打这里任何一个人的主意,就算你是资助人都没有这个特权。半小时后,我来接你。”

铁门里,欧阳灵寒躺在床上,屋里设备还是很齐全,应有尽有,还有鲜花做点缀,相当具有人性化。

欧阳灵寒看到佛爷的时候并不吃惊,她指向一边的凳子请他入座。

老佛爷撩起欧阳灵寒的袖子,肌肤映衬出来紫黑色又增多了不少,几乎取代了血管。

“你见过叶成了?”

“为什么不告诉我?”

“佛爷是明知故问,还是想当一个好爷爷?”

“你爸。。。。。。”

“是吗?他终究还是不肯放过他。”欧阳灵寒露出一丝虚弱。“原谅我不能下床给你请安了。”

电视上播放着最新的电视剧,欧阳灵寒大部分时间都是这样度过的,看电视睡觉吃饭,惬意之极。

“我会带你出去的。”

欧阳灵寒诧异的抬起头,随后当做什么都没听到似得低下头。

半小时后,欧阳萧萧过来接人,佛爷毫无留恋的离开了东山疗养院。

看到真相与听到真相最大的差别就是冲击力,佛爷不得不承认在见过基地后的动荡,他差一点就心动了,幻想在欧阳萧萧谱写的蓝图中,那种站在顶端犹如帝王般的荣耀,但在见过欧阳灵寒后,那种荣耀就像泡沫般消散。

即便是有那样的未来,也不可能是他的。

第二天一早,欧阳雄彦赶到老宅,这两天他做了这些年来最多的事,也许是经历过什时候才知道一切来之不易。

由白齐念慈牵线,欧阳雄彦昨晚与白齐浩波共进晚餐,试探下得知白齐浩波因为白齐玉书派张副官前往铜门的事,十分介意,加上这些日子他被关在看守所里,白齐念慈住回娘家,没少在白齐浩波面前嘀咕,所以几杯白酒下去,话题就打开了。

从白齐浩波嘴里,欧阳雄彦探听了不少的消息,也摸清来了他现在在地字门的地位。

自从白齐明朝从铜门回来后,白齐玉书对他的关注度远远超过了白齐浩波,圣旨还动用了自己的人脉,将白齐明朝从特种部队调出来,进入强化营,一旦考试通告,出来便是凌驾于白齐浩波之上。

父亲嫉妒儿子的才华,这还是头一遭。

“他开出了什么条件?”

“我按照父亲的意思凉了他一天,刚刚收到他的短信,希望跟您见一面。”

老佛爷扯起嘴角,让欧阳雄彦考近自己,在他的耳边轻声嘀咕了几句后,欧阳雄彦脸上笑开了花,但随即又皱起眉头。“爸,那叶成真的会信?”

“由不得他不信,让阿龙陪着你过去,他自然会见你的,记着一定不要说太多,把我的意思带到就好。”

欧阳雄彦应了声,立即叫上阿龙离开老宅。

等所有人离开后,管家才从外面进入。“老爷,都准备好了,现在下去吗?”

“锁门吧!”

老佛爷进入地下室,他走到尽头,打开一个盒子打开机关后,钻进石门内。

石室内放着一具梨花木棺材,精致的雕刻已经被磨灭的看不清原来的花色。

老佛爷打开棺盖,里面躺着一具白骨,从衣服上看出是个年轻的女子,衣服还很新,白骨也十分干净,棺材里没有什么气味,有的也是防腐剂的气味。

管家推着小车进来,老佛爷亲自替白骨清洗后,换上新的衣服后,坐在棺材前,一瞬不瞬的盯着棺木。

管家始终站在旁边,每月的十二号,佛爷都会亲自下来,今天才十号就下来清理尸骨,想来外面的局势已经很严峻了。

“这就是报应啊!”

“佛爷,别这么说,小姐也是为了天字门才牺牲的,您要这么想,她就太委屈了。”

老佛爷呵呵干笑起来,回想当年,他一念之差断送了自己女儿的命,换来了一只白眼狼。“也罢,一报还一报,我就亲眼看着你怎么折磨死你的亲娘。”

“佛爷,四小姐她可是。。。。。。”

“住嘴!要不是因为她有张家人的血脉,我岂会看上她。”老佛爷怒喝起来,双目睁圆。“我就不该救活她。”

管家不敢再多言,成年往事本该是随着时间慢慢淡去,却不想再此被撩拨起来。

一阵铃音响起,来了访客。

马良存按了许久的门铃也不见有人来开门,他走下台阶往别墅里张望了几眼就要,大门打开,管家从里面出来。

“马局长,有什么事吗?”

“佛爷在吗?关于李富贵的案子有了新的进展。”

“李富贵的死因,佛爷有必要知道吗?”

“当然没必要,只是,佛爷不想知道欧阳祺辰是谁推下楼的吗?”

管家保持着笑容。“佛爷出门了,要不你告诉我,我代为转告?”

“佛爷不在啊,那就算了,我再来拜访。”

马良存上了警车,杨洋迅速带着他离开。从反光镜中,管家一直站在门口,目送着他们离开。

“这个老家伙在说谎,佛爷的车还在车库里。”

“那怎么办?叶少交给我们的任务岂不是完成不了了?”

“不是已经完成了,那老家伙一定会把话带到的。”

回到北城分局,马良存屁股还么坐热就接到了南城分局局长电话,说是有重要情报,两人约在了外面的咖啡馆见面。

四点,马良存走进咖啡馆,老远就看到秦局长与一个女人在谈笑风生,他迟疑了下走上前。

秦局长替马良存介绍了面前的女子,一听名字,后者立即引起了警觉性。

“秦局长电话中提到的不会就是这位吧!”

“上次你来找我问有关东山疗养院的事,我一直都放在心上,私下打听了下,才找到这位马小姐。”

女人叫马艳梅,是已故院长的亲妹妹,因为是同父异母所以没在户籍上,一般外人都不知道有这个女人存在。

“马小姐找到我报案,我斟酌了下,马局长刚好在查李富贵的案子,所以我就把你推荐给她,马院长死于车祸,我看过相关记录,觉得十分可疑,直到马小姐找我后,才知道东山疗养院背后隐藏着巨大的秘密,现在我是真的认同了你之前的话。”

马局长点点头,初看马艳梅确实有几分相似,不过细看又有点不同。当着真人面前不好说什么,他直接进入主题。

马院长出事的前两天打过电话给马艳梅,电话中他显得很不安,就好像在交代后事似得,没两天就死了。提到兄长辞世,马艳梅又泣不成声起来。

马良存看了眼秦局长,他小声安抚了几句后问道:“马院长有没有留下什么东西,比如账本啊或者笔记什么的,能够证明东山疗养院有问题的确实证据?”

马艳梅抹去眼泪后点点头。“我听他提过,疗养院每星期都有大笔资金进出,都是有关买器材的费用,但实际上疗养院根本就没见过这些东西,还有一份死亡名单,名单上都是莫名失踪人员,还有离奇死亡的病人,从疗养院上走账给家属的费用就多大数千万。这些钱也不知是从哪里来的。”

马良存又看了眼秦局长,这条线索来得确实太及时了,找到账本与名册就可以对疗养院立案侦查。

“马小姐,账本现在在哪里?”

马艳梅哇的一声哭出来,把马良存给吓了一大跳,接下来怎么哄都没有。

秦局长苦笑的摇摇头。“马院长死后,她就一直受到恐吓电话,她说她也不知道东西在那里,事后也去马院长的家里找过,但是什么都没有,现在有股黑势力天天骚扰她。马局长,你看这事怎么处理好啊?”

“马小姐,你先报案了我们才能受理,对你采取保护。”

马艳梅睁着泪眼模糊的大眼点头答应,两人离开了咖啡馆,随着马良存回到北城保安。

等人走远后,秦局长才拿起电话。“鱼已经上钩!”

拿着账单离开的秦局长并未留意到隔着他们两张桌子处坐着一男一女,张么么眯起眼对着杨洋虚了声。“鱼上钩是什么意思?”

杨洋耸耸肩。“别说那么多了,先去找叶少吧!”

忽然多出一个角色,确实值得怀疑,马院长有个同父异母的妹妹,而且还掌握着有关东山疗养院的秘密,账本与名册真的存在确实是个有力证据,但鱼上钩是什么意思?

这么好的机会南城为什么不自己握着?这个新上任的秦局长在南城有属于哪一派?

离线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