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免费读
手机阅读
  • 目录
  • 阅读设置
血胭脂

第4章 莫让鬼进门

胭脂笑容亲切靠近我,亲昵的伸出白嫩的把我拉了起来,还心疼的看了我一眼,撒娇着让我赶快带她回婆家。

我吓得不敢吭声,胭脂突然皱了皱眉头,似乎察觉出了我的异样。

但她是见过大世面的,瞬间就掩盖了过去,装作什么也没发生般,还挤出一丝善意的笑容,轻声细语的解释了起来,说她来这么快也是巧合。

因为走了近路,搭上了一班特殊顺风车,按照她原先的计划,差不多得明天晚上才能到这里,现在提前到了完全是意外。

她还说幸亏自己来早了,不然我就被那司机给欺负了。

我深吸一口气,她走的肯定不是阳间的路,坐的也不是阳间的车。

我哆哆嗦嗦的的抬起头,牙齿打颤道:“那…那钱…怎么回事啊?你…你干嘛骗我?”

胭脂突然面色一沉,深深地看了我一眼,然后眼珠子乱转似乎在想什么对策,而后她嘴角勾起,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我。

“那钱…只是权宜之计…胭脂以后定会帮你发横财的,相信我好嘛?”她像是一个做错事的孩子,说话都不敢大声了。

她这么一弱,这么低姿态的解释,我反而心里硬了一些,似乎是打心底觉得,她这么温柔,应该不会乱来,应该是讲道理的吧?

欺软怕硬,人的本性嘛!

当然,我可没有被她的歉意迷惑,她这么做一定有其他目的,用冥钱迷惑我这本身就让人心生警惕。

再加上事情败露了,还这么低声下气的,必然对我还有更大的图谋。

“算我倒霉,胭脂,咱们好聚好散,一刀两断,谁也不欠谁的!”我说完转身就跑。

胭脂的声音一直在后面贴着我耳后根,我吓得不敢回头,她求我不要丢下她,还说自己再也不骗我了,让我原谅她这一次。

她越是这样,我越是害怕,但有一条,她没有强留我,而是试图说服我,试图名正言顺的待在我身边。

和她虚与委蛇的纠缠着,我没多会就到了村口,这个时候天色已经亮了很多,村子里也热闹了一些。

胭脂在村口拦住了我,她低声下气的问我:“江生,你这是不要我了吗?”

我毫不犹豫的点头,并且把那定情信物递给她。

“咱们人鬼殊途,你莫要纠缠我。”我硬着头皮有些绝情的说。

胭脂咬着嘴唇,也不说话,眼睛里有着委屈和不甘,她不说话就这么看着我,楚楚可怜的模样,让我心里有些愧疚。

可即便是这样,我也明白,不该在这个时候心软,这样来历不明的女鬼,一旦被缠上,怕是要倒大霉的。

“你这负心人好狠心!”胭脂气的红了眼,忽然拉住我不让我走。

“胭脂,你怎么就不明白?我说了咱们人鬼殊途,是不可能有结果的,你为何要苦苦纠缠于我?”我心生警惕的说完,奋力的甩开她。

我的这一个举动,似乎惹怒了她,她不再掩饰,脸上可怜表情突然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双猩红的瞳仁,以及那美丽至极的冷漠。

“胭脂对你不薄,你要钱,胭脂也已承诺于你,成亲后必定保你荣华富贵,你为何还要抛弃我!”胭脂伸展开了双臂,白嫩的手指突然长出了修长的指甲,锋利无比,泛着一丝诡异的寒光。

而周围的空气,也凝固了一般,杀气大盛,冰冷无比,让人喘不过气来。

我知道,她怒了!动了杀意!

她一强势,我反而弱了下来。

“有话好说,君子动口不动手!”

我刚刚的强势,完全是基于她表现出来的软弱,现在她不掩饰了,露出了自己的本来面目,我反而没得选择了。

“胭脂不是君子,胭脂是女子,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胭脂别啊!怕了怕了!”我双手合十小鸡啄米般的点头哈腰,认怂的态度,让胭脂脸上有了一丝得意的笑容,同时她那股杀气也收了一些。

胭脂眼神闪烁,瞳孔里的红色褪去了一些,恢复了一些黑色的瞳仁,似乎刚刚那是魔化后的她,而现在才是正常的她。

“相公,对不起,我不该这样吓你,要不你先娶了我,我保证过门以后不凶你,保证想尽办法,让你荣华富贵,锦衣玉食,甚至还可以适当的纳妾,怎么样?”

我愣了一下,纳妾?

我连忙给她解释起来,说明了现在的律法,是不允许这样的,她听完后反而莫名其妙的松了口气。

其实我想告诉她的是,只能娶一个,我不能娶她这种女鬼,即便她再漂亮,那也不实际啊。

可胭脂却似乎没听明白我的意思,或者是故意装作不明白,她给我的感觉,是她理解把我的话,听成了只娶她一个的意思。

“好了好了相公,胭脂错了还不行嘛,相公你最好了,带我回家吧,我都累了。”

我深深的看了眼此时的胭脂,这还没成亲呢,就喊相公了,有点砸手里的感觉了。

“叫我江生吧。”

她风情万种的白了我一眼,眼睛里再次有了一丝红光,这次却嗯了一声,我让她在这里等着,我先回去,胭脂一把抓着我,怒视着我,看穿了我的缓兵之计。

这是她发怒的前兆,本想耍心机的我,此刻却不得不暂时放弃这个念头。

我现在没有什么摆脱她的办法,她要是真的一狠心把我掐死了,那就冤死了。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村里的老村长,据说以前在道观里当过道士,会点歪门邪道的。

为今之计,只有暂时答应胭脂,然后再找老村长想想办法了。

衡量一番后,我违心的笑了笑,对她点了点头。

胭脂眼中的那抹红色消失,换上了一副邻家大姐姐的清秀模样,要是不知道的,估计还会对她好感大增。

回到了家门口,胭脂突然不走了,躲在了我背后,也不让我走了。

“怎么了?胭脂。”

“那门神的年画太凶,让我不舒服,江生你快去撕下来,不然我一时半会怕是进不去。”

我此刻更加确定她的身份,人鬼殊途,我必须自救啊。

而她的忌惮反应,更是让我意识到,这可能是一个逃生的绝佳机会,莫让鬼进门,这是常识。

我假装为难的说要找奎爷商量,奎爷脾气怪,不喜欢人动他的东西,怕不答应。

胭脂起初不同意,但很快就在我的三寸不烂之舌下妥协了,让我叫醒奎爷,然后再撕。

毕竟这次是见家长,奎爷收养了我,怎么也算我的长辈,新媳妇第一次上门,多少得留点好印象。

我让她后面等着,当我走过去时,留了个心眼,大声喊门的时候,故意喊了奎爷大名,喊了江大奎!

平常的时候,肯定不会这么喊,这么做的目的,就是给奎爷警示。

奎爷很快就来了,问是谁,我咳嗽两声回应了他,他似乎察觉了我的异常,在门后停顿了几个呼吸,像是在窥视。

接着他迅速的开了门,很警惕的把门开了一条小缝,对我挤眉弄眼之后让开了路,我趁机溜了进去,反手迅速合上了大门。

“负心人!小骗子!可恶!你给姑奶奶等着!”胭脂气愤的声音冷冷的在我耳畔回荡,就像是贴着耳朵说的一般,我打了个寒颤,但还是咬紧了牙关。

不能让她进来,否则请神容易送神难,引鬼进家门,那是大忌讳。

就这样,我利用胭脂怕门神年画的弱点,暂时的逃脱了她的掌控。

我刚想解释,但奎爷却好像没听到胭脂的话一般,见我回来很高兴,可见我形迹可疑,立刻就问我怎么回事,说完还透过门缝往外看了两眼。

“看到了吗?”我紧张的问。

奎爷愣了一下,又伸头往外看了一眼,她疑惑的回过头看着我问道:“臭小子,什么东西啊?”

我皱紧眉头,也往门缝外看了一眼,只见在外面等待的胭脂,已经不知所踪。

我得到一个不确定的想法,胭脂想让人看见就能看见,不想让人看见,一般人就看不见。

而我能看见听见,并不是我有什么阴阳眼之类的。

而是因为,她就是选中了我。

从和她接触的过程中,我了解了她喜怒无常的性格,有时候如邻家女孩,有时候又如地狱来的魔鬼,反差很大,亦正亦邪。

我之所以被她选中当相公,以我对她性子的判断,往坏的方向判断就是和奎爷说的那般,为了害我。

但往好的方向想,那就比较乐观了,我在火车站那晚上,偶尔的善意,也许让她感到了人间的温暖。

我的善意和火车站里冷漠的人群相比,一热一冷两个极端。

女人都是细腻感性的,特别是她这种没和男人处过的,一念之间产生了微妙的反应的几率很大。

极有可能在当时,我的反应,给她造成了强烈的心理反差。

一个亦正亦邪的冷艳女鬼,能放下高傲,下定决心的追随而来,这样的话就容易接受,也会很美妙很浪漫。

我很希望,即便是走投无路的我非要娶她,我也希望是好的一面,一个女鬼人生地不熟,从南跟到北,让我娶她,这需要很大的毅力和信任。

其实,她除了给我带来畏惧,还带来了一丝,我不太愿意承认的感动……

离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