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免费读
手机阅读
  • 目录
  • 阅读设置
血胭脂

第2章 谈婚论嫁

“日塔乃乃的!都是我的!”我嗷嗷直叫,撇下这个新认识的女子,火急火燎的捡钱!

顺着“财路”,我打开手机手电筒,都说见钱眼开,这话一点不假,我已经忘记了一切,沉浸在巨大的喜悦中。

坟场里,也有不少穿着古怪服饰的老头们在捡钱,不过当看到我和胭脂后,他们跑开了,聚集在远处忌惮的看着这边,似乎有些怕我们。

我暗骂一群傻叉,有钱不捡,怕我们干什么啊?

一阵忙活,我捡起了视线中最后一张钞票,塞进了鼓鼓的背包里,不知不觉的,我竟捡满了一背包,少说也有一百多万了!

女子就在旁边,从头到尾都是淡定自若的看着我,偶尔用眼角的余光,略带警告的瞥一眼坟头后面,那些躲着不敢出来的老头们。

“此地不宜久留,这些人很奇怪,我们走。”我拉着她就往外走。

“不要怕,他们不敢怎么样,对了,你决定带我走了是嘛?”

我嗯了一声,这女子长得俊俏,再者给我带来了这意外横财,收留她对于我而言,并不是不能接受,做人要懂得知恩图报!

女子很开心,抓着我的手攥紧了不愿意松手了,而那一双深邃的瞳孔里,充满了毫不掩饰的强烈欲望。

我打了个寒颤,不知为何,在这个月光如水的美妙夜晚,我却总感觉哪里不对劲……

离开坟场,找了个僻静的地方,她问了我住址以及生辰八字。

我也旁敲侧击的问了她一些问题,她的名字叫胭脂,但她很奇怪,记不清自己多少岁。

我也不计较,她不想说也许有自己的苦衷。

我又问她,为何偏偏对我这个乡下来的穷学生情有独钟。

胭脂说很久都没人和她说话了,她很无聊,想找个男人说说话,然后…顺便把自己嫁出去。

我一听“顺便”这俩字,就什么都明白了,她的目的就是把自己嫁出去,无聊只是个幌子。

见我起疑,她可怜巴巴的看着我,说早就无家可归,已经在历史的长河里,流浪了很久很久……

对于她的话,我是信一半的,恨嫁的女子很忧怨,这还是一个无家可归的恨嫁女子,想找个伴,把自己嫁出去也算合情合理。

至于找到我,似乎只是在某个时刻,某个巧合的交集而已,若是别人今晚和她搭讪,估计她也会嫁给对方。

虽然不知道她经历了什么,但看得出来,她至少和我一样的孤苦无依,而且她好像更孤独,所以我对她更有几分怜爱,同病相怜的爱。

“江生,这玉簪乃是姐姐的贴身之物,是母亲留的嫁妆,你要收好,不要负我,否则你会死的很惨。”胭脂严肃的递给我一支古色古香的玉簪子。

那玉簪子入手温热润滑,看上去玉质极佳,感觉绝非凡品。

我站直了身子,这么直白且深情的话,从一个国色天香的古典大美女口中说出,我一下子就紧张的说不出话来。

我一本正经的抱胸,单身捏着下巴,衡量里面的利弊,其实内心已经慌乱如麻了,我不是什么坐怀不乱的柳下惠,好歹也是个有正常需求的男人嘛!

“江生,你是不是爷们啊!行不行啊给个痛快话!”胭脂媚态十足的开始激我。

我知道她是在激将法,但还是很受用。

没办法,看脸的年代,被这样的气质美女撒娇,再硬的骨头也软化了。

我一咬牙,接受了这“定情信物。”

她很严谨的看了我一眼,忽然诡秘的一笑,我打了个激灵,她似乎得了什么大便宜一般。

她变戏法般的拿出了笔墨纸砚,很着急让我写一份契约,说是要“落笔为证。”

我都傻了,什么年代了了,还有人用毛笔,最后还是她亲手写了一份我看不太懂的契约,然后让我咬破手指,稀里糊涂的就在契约下面,按了手印画了押。

她的字写得和人一样清秀,看着非常舒服。

我好奇的问她,上面写的蝌蚪文是什么,她支支吾吾的说写的是聘书和生死契约。

上面写的是大概意思是,我要和她一起生活,一直到我死,我若是违反了契约,就自愿遭到约定的报应。

这什么年代了,还有聘书?

不过,这份“契约”怎么看都是我赚大发了,财色双收,一晚上就稀里糊涂的就发了财,还要迎娶白富美,直接走上了人生巅峰啊!

和胭脂一起回到了车站外,我让她换身衣服,穿这古老的新娘媳妇很奇怪,还问她要身份证,想给她买车票。

她却说这是自己的嫁衣,要穿到成亲之后,另外她也没有身份证,说是让我先回去,她有办法,因为她走的路和我走的不同。

我也没多问,可能她有私家车也说不定。

只不过胭脂把母亲给的传家宝,当定情信物都给了我,现在还放心让我先走,她对我的信任让我感动。

“胭脂,你不怕我跑了啊?”我忍不住问了句。

胭脂忽然狡黠的勾起了嘴角,神秘兮兮的说:“不怕,你签了契约,就算你本事大,能跑到阴曹地府,胭脂也能拿这契约,去阎王面前讨个公道。”

我心里一紧,这胭脂的话很古怪,好好的人去什么阴曹地府啊?

她说完又是诡秘的一笑,也不解释,我又打了个寒颤。

她总能给我一种不可抗拒的压迫感,我暗自纳闷真邪门了,我竟然有点莫名其妙的怕她。

分开的时候,胭脂给了我一封信,再三叮嘱我到家之后再拆,按照上面的要求准备婚事。

我收起信,和她告别,胭脂匆忙的离去,一分钟后消失在了茫茫夜色里。

我忽然想起既然都谈婚论嫁了,是不是应该留个手机号码,防止走失了?

于是我赶紧追了过去。

可一直追到了车站外面的路口,我都没追上她,前后脚的,胭脂却人间蒸发了般!

路边的出租车司机,淡定的摇下车窗,向我招手,问:“小兄弟,坐车不?”

这家伙是开黑车的,我连忙走过去问那司机,有没有看到胭脂。

他见我不坐车有些不高兴,但依旧很肯定的摇了摇头。

我站在原地,四周是茫茫的荒野,我心里直犯嘀咕,明明看到胭脂往这边走的,能去哪了啊?

我不死心,还有点担心,一个女人半夜独自在外面,可别遇到坏人了!

想到这种可能,我继续往前走,壮着胆子回到了刚刚捡钱的坟场边,也许那里会在那里。

刚刚捡钱的那些奇怪的人,还有几个在坟地里,正聚在一起旁若无人的打斗地主,桌上的筹码就是捡的钱。

见我过去搭讪,无论是打牌的还是看牌的,都神情古怪的绷直了身子,直勾勾的盯着我……

离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