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免费读
手机阅读
  • 目录
  • 阅读设置
何以共白头

第五十七章 你想让我难堪吗?

怎么回事儿?我盯着礼盒里美轮美奂的裙子,一时有些困惑:这不是几天前苏倩在商场看上的那条裙子吗?怎么送我这儿来了?

难不成苏倩把地址填错了?可我的住处离她的住处很远啊,她再怎么犯糊涂,也不能错的这么离谱啊!

困惑不解中,我给苏倩打了个电话,告诉她她之前在商场看上的那条深蓝色的裙子被店员送到我这里了。

“怎么送到我这儿来了?”我随口问了一句:“你留成我的住址了吗?”

“是这样的。”苏倩轻声跟我解释道:“那单子上有个备选地址,宝宝她住在学校,不太方便,所以我就填了你的,本以为用不上的,谁想到他偏偏今天来给我送衣服……我刚好没在家,估摸着他们见我家没人,就直接把那衣服送你家去了。”

“这样啊。”我表示理解,随后笑着问她:“那我先帮你收着,等你忙完了再到我这儿来取?”

闻言,苏倩似乎有些迟疑,纠结片刻后,她带着些许歉意的问我:“可可,你现在有时间吗?我下午要去参加一个很隆重的典礼,想穿那条裙子……你看你要是有时间的话,能不能麻烦你给我送一下?我现在实在是抽不开身,好几个模特等着我给她们搭走秀的衣服呢……”

“可以啊。”我很爽快的答应了下来:“反正我的戏已经拍完了,现在正好闲着?你现在在哪儿?我给你送过去。”

“真是太感谢了你了!”苏倩很是欣喜:“改天我一定请你吃饭!你真是帮我大忙了!”

说着,苏倩用微信把她公司的地址发给了我,我把她的衣服重新放回礼盒里,然后抱着巨大的礼盒,打车去了她公司。

可实际上,等我按着微信上的地址找过去的时候,我才猛然发现,苏倩给我发过来的地址并不是她公司的地址,而是一家五星级大酒楼的地址。

他们公司是在酒店里举办什么活动吗?我颦起了眉,在心里暗自思量着。

算了,不管那么多了,我不过是来送衣服的,管人家公司内部的事儿干什么?

这样想着,我抱起礼盒向酒楼走去。

然而,还没进门,我就被守在门口的侍者给拦住了。

“小姐,请出示您的邀请函。”侍者小哥儿半弯着腰,微笑着伸手挡住了我的去路。

“我是来送东西的。”我解释着:“送完我就走了。”

闻言,侍者小哥儿很轻蔑的瞥了我一眼,冷哼道:“来这儿的人都是送东西来的,你以为是个人就能把东西送进去吗?”

什么意思?我皱眉:莫不是这酒店里有什么大人物,所有大家争先恐后的想要给他送礼?

正困惑着呢,身后突然传来一个熟悉的男音:“可可?”

我下意识的回头,然后惊喜的发现,喊我的人居然是裴子秋!

平日里总穿休闲服的裴子秋今儿个突然换上了西装,深灰色带竖纹的西装衬得他身材更加的修长,人也帅了不少。

“你怎么在这儿?”裴子秋走到我跟前,一边儿浅笑着跟我说话,一边儿顺手把自己的请帖递给了候在门口的侍者:“谭以琛让你来的?”

“不是。”我摇头,如实回答道:“我是过来给我朋友送衣服的,送完就走了。”

“这样啊。”裴子秋喃喃着,片刻后,他指了指门口,随口邀请我道:“那我们一块儿进去吧?”

其实,这个时候,只要我再多问裴子秋一句,我就能马上意识到这是苏倩给我设的一个圈套。

可我没有,我不愿在裴子秋面前提谭以琛,就像所有的情妇不愿跟自己的父母提自己的男朋友一样,裴子秋行事过于光明磊落,这让我不愿在他面前展现我的污浊。

所以尽管我非常迫切的想知道谭以琛他是不是也在里面,如果他在里面的话我突然出现在他面前会不会惹他不悦……但是我什么也没问,我只是低着头很小声的回了一句“好”,然后便跟着裴子秋进了酒楼。

“你进去吧。”我怕再往前走会遇到谭以琛,所以刚进大厅就止住了脚步:“我在大厅等我朋友就行,你忙你的,不用管我。”

“有什么好忙的。”裴子秋冷哼一声,说话时语气里隐隐透着几分不悦:“不过是溜须拍马的场合,要不是我哥非逼着我过来,我才不来呢!”

“你还有个哥哥?”我很诧异:“怎么从来没听你提起过?”

裴子秋似乎并不想提他哥哥,随便搪塞了我两句便把话题扯开了,我们正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这时,一个穿着古典旗袍的女服务员突然向我们走了过来。

“郁小姐。”女服务员向我弯了弯腰:“请您跟我来一下。”

“我?”我很诧异的指着自己,一时间甚至有点儿怀疑这姑娘是不是照错人啦。

服务员点点头,然后伸手做了个“请”的动作。

我隐隐有些不安,忍不住多问了一句:“是苏倩让你过来的吗?”

服务员没有正面回答我,只是微笑着跟我说:“您去了,就知道了。”

我终于意识到事情有点儿不对劲了,可却早已骑虎难下。

服务员还维持着“请”的动作,我咬了咬牙,硬着头皮跟她走了。

其实,在服务员不肯向我透漏是谁派她过来请我的时候,我就已经猜到命她过来的人很有可能是谭以琛,可即便如此,当我在五楼的总统套房里看到谭以琛的时候,我还是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战。

谭以琛的脸色很难看,非常的难看,他从来不是一个喜欢把自己的情绪表现出来的人,一旦他表现出来了,那只能说明,他真的发火了。

“郁可可。”他阴鸷着眸子向我走来,再走到离我只有一臂之遥的时候,他突然伸手掐住了我的脖子:“你想干什么?故意让我难堪是不是?”

我听不懂他在说什么,只能按着我的理解拼命的跟他解释:“不……不是的,我不知道你在这儿……”

“你不知道我在这儿?”他笑了,那笑容狰狞而可怕:“我的生日宴我不在这儿我他妈的应该在哪儿啊!”

说着,他猛的一挥手,把我甩开了。

我没站稳,踉踉跄跄的向后退了好几步,然后脚下一滑,摔倒了地上。

剧烈的疼痛从臀部传来,我在发懵的同时也终于恍然大悟:这里,居然是谭以琛办生日宴的地方!

所以说……苏……苏倩她是在算计我?我猛的睁大了眼睛。

“我……我不知道这是你的生日宴。”我一边儿瑟缩着身子往后退,一边儿带着哭腔向谭以琛解释道:“苏倩让我过来的,她说她下午要用一条裙子,让我把裙子送到这儿来……我真不知道你在这儿办生日宴……没……没人跟我提起过……”

闻言,谭以琛锐利的眉微微向下压了压,似乎正在思考我刚刚所说的话的真实性。

“裙子就在门口放着!”见他有所动容了,我慌忙伸手指了指进门时被我随手放在门口的白色礼盒:“我真的是来给苏倩送裙子的,不信的话你可以查,这裙子是苏倩三天前在……”

“够了!”谭以琛没耐性再往下听了,他抬起眼帘,满目厌恶的瞪了我一眼,阴冷着调子命令我道:“我不管你是被谁骗来的,现在,立刻给我消失!我明天再处理你们这堆烂事儿!”

他厌恶的目光令我周身一颤,我吸了吸鼻子,艰难的从地上爬了起来。

这一起身,脚踝处突然传来一阵剧痛,这疼痛来的措不及防,若不是我及时扶住了墙,估计又要摔一跤了。

刚刚谭以琛掐着我的脖子往地上甩的时候,我好像一不小心把脚给崴到了,坐在地上的时候没什么感觉,一站起来,脚踝处疼的我直冒冷汗。

可我不敢喊疼,也不敢在这房间里再逗留下去,我咬着牙,快速转身,忍着剧痛急步走了出去。

我感觉此刻的自己有点儿像安徒生笔下的小人鱼,小人鱼为了爱情将尾巴化成双脚,每走一步都像是走在刀刃上。

而我,我的脚也生疼着,这疼痛并不比刀割差,不同的是,支撑着我走下去的不是爱,而是恐惧。

我低着头,用浓密的长发遮住了自己的脸,以免被熟人认出来,让谭以琛更加的难看。

因为走的急,再加上一直低着头没怎么看路,走到一楼大厅的时候,我一不小心撞到了人。

“对不起对不起!”我慌忙向那人道着歉,道歉的同时,我下意识的抬起了头:“我不是故……”

抬头的刹那,我终于看清我撞到了谁,然后,我愣住了。

那人也是一愣,随后,他岑黑的眸底,突然闪过几丝惊喜来。

“可可?”他笑了,笑得时候,可恶的舌头,侵略意味很强的舔了舔下唇。

我捏紧了拳头,浑身止不住的开始发颤。

“好久不见啊。”他脸上的笑容越来越深了:“没想到我一回国就能遇到你……缘分啊……”

我咬紧了牙关,废了好大的力气,才抑制住自己,不让自己给这人渣一巴掌。

“一年不见,你又变漂亮了。”我们的距离很近,近到他勾勾手,便能缠住我耳侧的发梢。

实际上他也真的勾了手,他细长的指穿过我的耳侧,将我胸前的一缕黑发缠起,递到了他的鼻间。

“好香。”他说。

我受不了了,猛的抓起身后礼桌上摆放着的香槟,对准了男人的头,狠狠的砸了下去。

“啪”的一声巨响,香槟瓶子四分五裂,玻璃渣和浅黄色的酒液撒了那男人一身,隐约中,我好像看到那男人的头流血了。

我终于爽了,半敛着眸子冷冰冰的瞥了那男人一眼:“邹越风,一年不见,你还是跟原来一样,讨人厌!”

离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