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免费读
手机阅读
  • 目录
  • 阅读设置
何以共白头

第319章 谭以琛是大无赖

尽管邹北城已经把话说的这么绝了,可我依旧不觉得他真的会为了我而和林婉月离婚。

——他应该是在赌,就赌我不愿意去当这个费力不讨好的邹夫人。

令人恨的牙痒痒的是:他赌赢了。

无论是我还是乔远黛,确实都不愿意代替林婉月做谨守妇道,没有自由的邹夫人。

“你让我好好想想。”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只能拖延时间:“等我想明白了,我会主动联系你的。”

“好。”邹北城同意了:“我等你。”

这时,院子里传来了汽车鸣笛的声音,我猜着应该是谭慕龙把谭以琛接回来了,于是连忙挂断了电话,免得被邹北城听出什么端倪来。

几分钟后,护工们推着可移动病床进来了。

病床上斜倚着即便穿着病号服,却依旧帅的一塌糊涂的谭以琛,他神色倦懒,狭长的眸子半张半合,半点儿病人的样子也没,反倒像穿了病号服拍写真的模特。

“可可?”看到我的那一瞬间,谭以琛甚是惊讶:“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正欲回答,他又摆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来,坏笑着打趣我:“哦……我知道了,是不是担心你老公我,又迫于我哥的威压,不敢到医院来看我,所以早早的在这儿等着,好第一时间见到我?”

得,进了趟医院,他别的没变,脸皮反倒变得更厚了。

“不,你住院以后她浪着呢。”谭慕龙毫不留情的打破了他弟弟的幻想:“完全不担心你的伤势,也不关心你什么时候出院,整天跟南宫薰、林即白她们拼酒,拼完以后就到我这儿来撒野……小日子过得相当滋润。”

谭以琛表示不信:“你说可可和南宫薰、林即白拼酒我是相信的,可我想不通的是,她们拼完以后为什么要到你家来撒野?”

“你问她啊。”谭慕龙用下巴指了指我,面色不善:“你老婆怎么想的我怎么会知道。”

我默默的把头别到了一边儿去:看样子,昨天晚上我是真把谭慕龙给惹毛了。

谭以琛神色复杂的盯着我看了两秒,然后扭头跟他哥说:“她可能是觉得你孤家寡人有点儿冷清,就想叫俩妹子过来给你暖床。”

说到这里,谭以琛停顿了下,然后重新把目光投到了我身上,语重心长的教育我道:“亲爱的,下次只叫林即白过来就可以了,南宫薰就不要叫了,我哥思想没那么开放,3P他接受不来。”

谭慕龙满脸黑线,阴森森的威胁谭以琛道:“你信不信我让你的胃再出一次血?”

“你舍不得。”谭以琛有恃无恐:“而且你现在敢动我的话,我立刻就打电话给老妈,说我这一身伤全是你揍的,你看着办吧。”

谭慕龙被自家弟弟给气笑了,他撒气般用力的推了下谭以琛的病床,谭以琛的病床受力,缓缓的向我这边儿行驶了过来。

“这无赖就交给你了。”谭慕龙十分嫌弃的瞥了谭以琛一眼,然后抬头跟我说:“好好‘照顾’他,他现在输着液,又有一些低烧,暂时离不开床,抓紧机会,该打打,该骂骂,现在不是收拾他,以后想收拾可就没这么容易了。”

说完这些话以后,不待我作答,谭慕龙就转身向外走去。

见状,我忍不住多问了谭慕龙一句:“你去哪儿啊?”

“出去随便逛逛。”谭慕龙背对着我冲我摆了摆手:“反正我不想再伺候这小混蛋了,他是你的了。”

闻言,我静默了两秒,然后低头看向谭以琛,皱着眉头很是诧异的问他:“你这两天究竟对你哥做了什么?怎么他对你这么的深恶痛绝?”

“没什么。”谭以琛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语意不详道:“只是给他提供了一个展示自己是好哥哥的机会罢了。”

我被谭以琛逗笑了:“你怎么就不给你哥展示一下你自个儿是个好弟弟呢?”

“我一直都是好弟弟。”谭以琛大言不惭:“你看,在我的带领下,你都开始关心他的性生活了,对不对?”

我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反驳道:“去你的,我才没有关心你哥哥的性生活呢!”

谭以琛唇角噙着的笑意逐渐加深了:“哦?那你为什么要灌醉了林即白和南宫薰,并怂恿她俩到我哥家‘撒野’呢?”

“那是因为……”

我刚解释,突然意识到情况有些不对劲儿:等等,我和谭以琛对话的模式,怎么突然就变成他在审问我了呢?

这到底是怎么过度过来的?我怎么悄无声息的就上了他的“套”?

“这不是重点!”我悬崖勒马,及时从谭以琛给我下的“套”里逃了出来:“重点是你!你……你……你知不知道你险些丢了性命?!”

“为什么要去逞这个英雄?你觉得自己很帅吗?我告诉你,你一点儿也不帅!你答应跟邹北城单挑的那一刻我只觉得你幼稚!特别的幼稚!”

“你还在上幼儿园吗?三岁的小孩儿都不会像你这样意气用事!”

“亏你还以智商高自居,高智商的人会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吗?”

“我告诉你,跟你比起来,我犯的这点儿小错那都不叫错!”

我化身为恶妻河东狮,一鼓作气把心里的怒火全吼了出来,然后虎视眈眈的盯着谭以琛,气邹邹的问他:“知道错了没?”

在我气势汹汹的逼问下,谭以琛削薄的唇动了动,然后突然咳出了以后犯黑的血来。

我的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里,再也顾不上跟谭以琛怄气了,手忙脚乱的跑到病床边,焦灼的问道:“你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怎么突然吐血了?是犯病了吗?”

谭以琛没有回答我,而是扶着病床的边缘,俯身又吐了两口黑红色的血液来。

我吓坏了,慌忙扭头冲站在一旁的护工喊道:“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赶紧叫医生过来啊!快去啊!”

我急得都快哭了,这时,谭以琛突然抓住了我的胳膊,把我往他跟前拉了拉。

离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