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免费读
手机阅读
  • 目录
  • 阅读设置
何以共白头

第314章 她不配

林即白的话像打到南宫薰脸上的巴掌,又快又狠,不留任何情面。

说实话,她话音落地的那一刹那,我真的很担心南宫薰会跟她翻脸,那一枪是谭慕龙身上永远无法磨灭的伤口,也是南宫薰心底不容被别人提及的刺,提一下都是罪过,更不要说像林即白这样以指责的语气讨伐她了。

我的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里,甚至都开始考虑要不要赶紧把服务员喊进来,免得她俩在包间里开打,刚出院就把对方又打回了医院。

空气开始凝固,现场的气氛压抑到了极点。

在这极致的压抑中,南宫薰晃晃悠悠的从包里翻出一根细长的香烟来,点燃了。

“半个月前我们被绑架的时候,我从劫匪头目那里抢来一把枪。”她吐出一口飘渺的烟雾,突然没有任何征兆的讲起了半个月以前的事儿:“枪里有十发子弹,我爆了十个混混的头。”

她顿了顿,抬头凝向林即白,目光突然清澈了起来,再也没刚刚那醉意朦胧的样子了。

“你可以问问乌龙茶,看看那些尸体现在都被搁置到哪儿了。”她笑着跟林即白说:“应该在警局附属的殡仪馆存放着……你去看一下,我开枪,喜欢冲着眉心开,殡仪馆应该有十个被子弹从眉心爆头而亡的混混。”

我突然反应过来她讲着些是什么意思了。

——她在表达自己的枪法很好,好到在我们被劫匪追杀那么复杂的情况下,她都能弹无虚发,每一颗子弹全都正中眉心。

但是七年前,她给谭慕龙的那一枪,却偏了五厘米没有射中心脏。

“七年前,谭慕龙站在岸边,我站在船上。”南宫薰灌了自己一口威士忌,喝的太过猛,部分酒液没来得及下咽,顺着她嫣红的唇角流了下来:“他就在我对面,活靶子!”

“啪”的一声,南宫薰把手里的威士忌扔了出去,厚重的酒瓶砸到了坚硬的墙壁上,酒瓶支离破碎,墙也被溅了满墙的污渍。

“那傻子连躲都不躲,我他妈要想杀他,能射不中?!”南宫薰大力的拍着桌子,双目猩红,表情甚是可怕。

林即白没有说话,抬手从地上又拎起一瓶朗姆酒,动作粗鲁的拧开了盖子,仰头灌了自己小半瓶酒。

“就算你故意射偏了又怎样?”林即白也从南宫薰那儿学来了随手扔酒瓶的坏习惯,“啪”的一声就把手里的还剩着三分之一酒液的酒瓶摔倒了地上,只这南宫薰的鼻子骂道:“这就能改变你辜负他的本质了吗?少他妈的跟我扯什么将军皇帝的理论,我可没见过哪国的将军,为了战争的胜利会去欺骗另一国将军的感情的!”

“是,我是欺骗了他的感情,那又怎样!”南宫薰也火了,跟林即白对骂了起来:“谁让他那么蠢!明明都已经发现我的真实身份了,还是把资料拱手让给了我!他蠢成这样,不骗白不骗!”

“啪!”清脆的耳光声打断了争吵,愤怒的林即白扬手给了南宫薰一巴掌。

这巴掌打的极其狠,南宫薰略显苍白的脸上顷刻间便浮现出五个鲜红的手指印来。

明明挨打的是南宫薰,可最后红了眼睛的却是林即白。

“你混蛋!”林即白揪住了南宫薰的衣领,说话的声音明显能听出些哽咽:“你不配拥有他的爱,你不配!”

南宫薰的脸被林即白这突如其来的一巴掌打歪了,她就一直维持着这个歪脸的动作,许久都没有动。

当她听到林即白怒斥她不配拥有谭慕龙的爱的时候,她原本面无表情的脸,骤然镀上了一层愤怒。

“你以为只有他一个人痛苦吗?”南宫薰猛的掐住了林即白的脖子,把林即白扑倒在地,歇斯底里的喊道:“我多希望当年开枪的是他!我欺骗了他的感情,他开枪要了我的命,自此上穷碧落下黄泉,恩怨已清,生死不再相见!”

“可他没有!他堂堂大校,就这么把我这个黑手党给放走了!”她咬着牙,眼底布满血丝,像一只发狂的野兽:“我他妈要是不给他一枪,上面饶得了他吗?妈的,坏事都逼着我来做,恶名全他妈的让我来背,我说什么了!”

“你以为心慈手软的那一个永远是付出最多的那一个吗?你他妈的几岁了啊?这是童话故事吗?他放过我,我放过他,世界就能放过我们吗?”

眼泪蕴满了南宫薰细长的狐狸眼,最终从眼角溢了出来,顺着她消瘦而苍白的侧脸低落了下来,她掐着林即白的脖子,泪流满面。

“是,我是恶人,我无恶不作,我心肠歹毒,我出生的时候我妈就难产死了,我七岁的时候就开始杀人,十三岁亲眼看着我大哥杀了我生父。”

她越掐越用力,即便林即白已经呼吸困难,她也全然不在乎。

“可你他妈的给我听好了,这个世界上,只有我才配得上谭慕龙给的恒古不变的爱情……只有我才配得上!”她的目光是前所未有的阴狠。

我感觉到了她眸底的杀意,于是慌忙爬了过去,抓住了她掐着林即白的手。

“放手!”我喘着粗气冲南宫薰喊道:“她已经喘不过气来了,快放手!”

南宫薰却巍然不动。

“你想杀了她吗?!”我火了,怒不可遏的冲南宫薰喊道。

南宫薰这才如梦初醒,赫然松开了林即白。

林即白咳嗽了几声,大口大口的喘息着,不知是因为缺氧还是因为喝多了,整个脸都泛着潮红。

两人相对无言的对视了很久,林即白突然哭了。

“你还回来干什么?”她单手捂着脸,说话的语气是一种我无法用用语言来描述的悲伤:“你在七年前就应该知道你们是不会有结果的……你为什么还要回来招惹他?他都被你折磨了整整七年了,还不够吗?”

我觉得林即白说错了,正确的说法应该是:你们都彼此折磨了整整七年了,还不够吗?

那一枪,谭慕龙虽没有给南宫薰,可南宫薰给了谭慕龙。

上穷碧落下黄泉,此生他们恩怨已清,为何还要再相见?

离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