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免费读
手机阅读
  • 目录
  • 阅读设置
何以共白头

第183章 调教秀表演

我柳眉上挑,拿眼梢儿不屑的瞥了邹北城一眼:“你以为我是没见过世面的小姑娘啊?我倒要看看,这店老板给咱们准备的节目有多重口。”

闻言,邹北城乐了,坏笑着打趣我道:“哎呀我差点儿忘了,乔妹妹是老司机了。”

这声“老司机”把众人都给逗笑了,那笑声不是一般的邪恶。

好在关键时刻顾凕及时站出来为我主持了“公道”,他煞有其事的补刀道:“怎么说话呢?乔老师怎么能是老司机呢!乔老师明明是老乘客!一双美目,看遍世间万物。”

男人嘛,总爱开一些自以为无伤大雅,其实恶俗至极的玩笑,这些玩笑听着挺让人生气的,隐约之间,似乎总含着些侮辱的味道在里面。

但其实没必要跟他们计较,男人本性如此,耿耿于怀只会给自己找不痛快。

所以我笑了笑没有说话,打算就这么把这件事儿略过去。

可令我意外的是,顾凕话音刚落,邹北城的脸色突然阴了下来,目光狠厉的瞪了顾凕一眼,神情甚是不悦。

这下,刚刚哄堂大笑的男人们纷纷敛了声音,讪讪的看着邹北城和顾凕,大气都不敢喘一声。

顾凕脸上的笑容僵了一僵,不知是错觉还是怎么的,隐约之间,我看到几分阴狠的神色在顾凕岑黑的眸底一闪而过。

尴尬之际,荷塘夜色的经理适时的走了出来,他恭恭敬敬的给在座的太子爷们行了个礼,轻声道:“请诸位老板们移步前阁,姑娘们已经准备好了,表演马上开始。”

那经理话音刚落,站在屋子里脚的两个穿着旗袍的服务生便把里墙的屏风拉开了,我这才知道,原来屏风后还有一个布局甚是典雅的小隔间。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小隔间应该就是经理口中的“前阁”。

我跟着邹北城他们缓步来到前阁,然后在服务员的招待下坐了下来。

入座后,我委实吃了一惊。

这个前阁和阳台差不多,只不过比阳台大上许多,前阁的正前方是中空的,没有墙和玻璃挡着,只有一架黑色的做工极其精致的栏杆。

前阁的下方是一个巨大的舞台,前阁的高度和舞台的位置相得益彰,在前阁入座后,你不需要费力的低头也能将整个舞台收入眼底。

舞台是圆形的,弧形的建筑物把它包裹在中间,隐约间,我看到我们斜对面似乎也有一间前阁亮了灯,不过因为距离太远,我看不清那隔间里都坐着谁。

我正饶有兴致的四处观看着,这时,南宫薰突然懒洋洋的开口道:“老徐啊,你可别又给我弄清一色的丰乳肥臀,今天来的女性顾客也不少,要是没入得了眼的小哥哥,我改明儿就把你这地儿给拆咯!”

闻言,店经理连忙赔笑表示:“放心吧南宫小姐,我们知道今儿个您要来,特意也给您准备了特殊的节目,保证让您满意!”

南宫薰会心一笑:“这才乖嘛,性别歧视要不得,时代在改变,你们的店也得跟进潮流才是。”

店经理点头哈腰的应着“是”,我在一旁听的目瞪口呆。

听店经理这意思,难不成他还在台下安排了鸭子?

我觉得自己的三观有点儿毁,也由衷的佩服南宫薰的坦荡。

这时,天花板上的照明灯突然全灭了,紧接着几束冷色调的光打到了舞台上。

冷光打着的地方,站着几位身子妙曼,衣着暴露的兔耳小姐,不得不说,小姐姐们的身材可真好,前凸后翘腰又细,我不是男人,目光却也被他们吸引了一大半。

音乐响了起来,兔耳小姐们开始激情热舞了起来。

原来只跳辣舞啊,我轻蔑的哼笑了一声,这有什么好重口的嘛,夜总会玩儿的都比这个尺度大。

我的哼笑被旁边的邹北城听到了,邹北城压低声音跟我耳语道:“这只是个开场舞,真正的表演在后面呢。”

然而,我的好奇心和期待感早被消磨殆尽了,尽管邹北城这么说,我依旧兴趣缺缺,感觉邹北城在忽悠我。

就在这时,几个只穿着内裤,肌肉练得相当漂亮的小哥哥突然从舞台的升降柱里冒了出来。

我眼睛不由的一亮。

兔耳女郎我见多了,内裤男郎我还是第一次见。

小哥哥们的上场瞬间把舞台的气氛燃道了最火爆,他们一男一女组成一对儿,不断的做着令人口干舌燥的动作,音乐这时也发生了改变,也不知这是什么歌儿,竟掺杂着女人的呻吟在里面!

我的天呐!我不由的睁大了眼睛,这也太露骨了吧?

“这依旧只是开场舞。”邹北城的声音再次从耳畔传来,字里行间,笑意甚浓。

我不由的吞咽下一口唾沫,舞台上五官深邃的小哥哥们已经从后面抱住性感妖艳的兔耳女郎,然后狂野的做起了挺腰的动作……

这若都是“开场舞”,那后面的内容该有多重口啊?

我不敢往下想了。

此时,隔间里已经有几个太子爷按捺不住,抱起他们自己带来的情妇或者店里的礼仪小姐开始乱摸乱亲,我突然间想起了什么,猛然把头扭到了谭以琛那边儿,想看看他有没有越界。

幸运的是,谭以琛真的改邪归正了,既没有对旁边儿的林即白伸出恶爪,也没有调戏身后的旗袍美人儿,实在难得。

不幸的是,我扭头看谭以琛的动作被邹北城发现了。

我一时有些慌了,正绞尽脑汁的想着该找什么借口掩饰我这不正常的举止呢,邹北城突然笑着跟我说:“你看谭慕龙干什么?怎么,怕他跟南宫薰搂到一块儿去?”

我提到嗓子眼儿的心终于落回了心窝——幸亏谭慕龙和谭以琛坐在一块儿,否则的话,我非得露馅儿。

既然邹北城给我铺好了台阶,我也就顺着下了:“哼,算他识相!我这还没跟他分手呢,他若干当着我的面儿跟别的女人搂搂抱抱,我一定阉了他!”

闻言,邹北城不由的笑了,他微微向我靠近了些,将削薄的唇送到我耳边压低声音跟我耳语道:“干嘛非那么暴力啊?他俩若是抱一块儿了,咱俩也抱一块儿不就得了?”

我佯怒的瞪了邹北城一眼,害羞般的红了脸。

邹北城低笑两声,看向我的眼神越发的暧昧。

闲谈中,台下的开场舞终于跳完了,舞台又暗了下来。

南宫薰突然冲店经理勾了勾手指头,然后指着台下在店经理的耳边低语了几句,店经理会意,又退到后面跟侯在正后方的服务员低声说了些什么。

这家伙,又搞什么鬼?我心里一时泛起了迷糊。

“她在‘点菜’。”邹北城低声跟我解释道,然后顿了一顿,幽着调子打趣我道:“你要不要也点一两道‘菜’过来尝尝啊?刚刚那群猛男里,有没有看上的?有的话直接点,哥帮你买单。”

我柳眉轻挑:“哟,这么大方。”

“可不是嘛。”邹北城做出一副君子坦荡荡的表情来:“对你,我什么时候吝啬过?”

我眸底的笑意越来越深:“那我可真点了。”

邹北城突然到我腰上捏了一把:“你敢!”

“有什么不敢的啊?”我继续逗他:“反正你买单嘛……”

邹北城先是没好气的瞪了我一眼,然后毛遂自荐道:“那你不如直接买我好了,我活儿比他们好,身材也比他们好。”

我很是嫌弃的瞥了眼邹北城,凉凉的吐出两个字:“不要。”

“真没眼光。”邹北城长吁短叹着。

这时,舞台下突然又闪起一道冷光,这一次,冷光打着的地方不再是前凸后翘的兔耳女郎,而是一个被关在笼子里的彪形大汉。

那大汉大概有两米多高,又壮又胖,跟座小山一样,而且还是个黑人。

“这是要干什么?”我吃了一惊,忍不住问邹北城:“为什么要把人关在笼子里呀?”

邹北城做了个“稍安勿躁”的动作,示意我继续往下看。

前阁里的太子爷们突然都兴奋了起来,很显然,重头戏来了。

我把目光重新投到台下,此时此刻,一个穿着黑色皮质内衣的女人走上了舞台,那女人带着只遮住眼睛的面具,手上带着黑色长袖手套,腿上穿着黑色连体蕾丝袜,整个人气场十足。

主持人的声音在这时响起:“我们的调教师Queen已准备就绪,现在我来简单的介绍一下游戏规则,诸位来宾们,你们的前方的桌子上有个按钮,黑色的按钮代表一百万,红色的按钮代表五百万。”

“笼子里关押着的,是我们调教师即将要调教的奴隶——黑虎,一会儿诸位来宾可以根据调教师的表演随意打赏调教师,打赏每满一千万,我们就会再增加一个奴隶。”

“对调教秀有特殊要求的客人,可以跟你们前阁的负责人讲,我们酌情考虑,尽量做到让您满意!”

“现在,请观看表演,开笼门,放黑虎!”

随着主持人最后一个音节的落下,只听“嘭”的一声,关黑人的那个笼子突然打开了,那个身材高大的黑人面色狰狞的从笼子里走了出来,虎视眈眈站到了戴面具的美女面前。

离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