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免费读
手机阅读
  • 目录
  • 阅读设置
化谍

第四章 童年的回忆(四)

文清一向乖巧听话,卫先生也视如己出,把她送进兴民女子高中,又请人教习绘画,声乐,钢琴等。卫家的生活一直很优越,在同龄的人群中都是高人一等的。

在养父的眼中文清一直都是顺从听话的典范,这一点,就连自己的亲生儿子都是比不了。因为她从小就学会察言观色,从不生事。

自从卫先生代表教育界到政府里做教育顾问开始,作为他的女儿,卫文清便处处表现出一个政客女儿应有的心机和胆魄,卫先生同僚的子弟不具备这样的优点,这让他很有面子。

那年的文清不过十岁,这样的能力不是天生的,她的初衷很简单,寄人篱下,每说一句话,每做一件事,都要方方面面照顾到,不想惹人厌烦。

“libiam,libiamo,ne’lieticalici,che,labellezainfiora”文清试唱了一句,道:“这是意大利歌剧《茶花女》中的berealcol一曲。前几天,我和父亲去剧场看文明戏,女主角都是从外国请来的,就唱这首。学校里的话剧社排练,我报了名,演茶花女。”

“你真的不打算跟同学们一起去抗议么?这可是时代的新文化。”同学于蕊坐在我房间的牛皮沙发上搅动一杯美式咖啡,显然对话剧没有兴趣。

文清合上架子上的乐谱,坐在于蕊身旁道:“就算我想去,我也不能去,父亲已经很辛苦了。我不能给父亲添乱。”

于蕊笑道:“你要是不去,我可去了。”

文清诧异,道:“你也不要去了吧,一旦警察署出警镇压,到时候谁能赎你回来?”

于蕊没有回应,因为她执着的追逐着她的信念。

傍晚时分,卫先生才回来。

像往常一样文清迎上来,接过父亲手中的书箱恭敬地笑道:“父亲,饭已经备好了,您先洗把脸吧?”

“清儿,你等等。”

文清把书箱放在靠墙的紫檀木描金壁桌上,看见父亲凝重的神情,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

“怎么了,父亲?”

卫先生盯着她看了半晌:“你,没有参与吧?”

文清纳罕:“参加什么?”

卫先生摘下礼帽挂在衣架上:“自然是,明天的学生集会。”

“没有。”见他不大相信的样子,文清又道:“明天上午约了Catherine练习茶花女,然后共进下午茶,晚上要做功课,一整天都不出去。”

卫先生点点头,一面接过文清手中的白色热毛巾擦脸,又道:“明天,我也不出去。”

他大概是为了看着她。

“父亲,今天邮差送信来了。是哥哥从德国寄来的信。”文清夹了一根菜心来吃。

“信上说了些什么?”卫先生端起一只青玉莲花小酒杯抿了一口淡淡问道。

“我没有拆开,把信放在父亲卧房壁炉上的竹盒子里了。”

卫先生几乎没有吃任何食物,仅仅是一杯接一杯的饮酒,看得出他心里很焦灼。

卫先生凝重道:“你讲实话,你到底有没有参与?”

文清摇摇头道:“没有参与。”

卫先生自然不信,不以为然地笑道:“连你的好朋友于蕊都要参加,你竟然不去?”

文清还是淡淡的摇摇头。

夜黑漆漆的,点点星光像是闪耀的宝石,伴着台灯的光,文清偷偷的翻开于蕊借来的《神圣家族》。

家里的佣人端来了一杯热牛奶,她吓了一跳,想到自己是偷偷看的,便起身将门锁上了。

过了不知多久,忽然听见门外的叩门声,文清匆匆把书掖进枕头底下,披上珊瑚绒长睡衣打开房门。

见到是父亲严肃的神情,文清有些不知所措,只轻轻的叫了声父亲。

“清儿,你出来,我想和你谈谈。”父亲说罢便坐到二楼小客厅的沙发上一言不发。

文清心中有些不安,便踌躇不安的端来一盏安神的汤饮放在父亲面前。

“清儿,你坐下吧。”

文清这才意识到自己还呆呆的站在一旁,一面紧张的落座。

“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找你谈话,你在偷看《神圣家族》。”卫先生目不转睛的盯着她,面目也不似从前温和。“这也罢了,你知道明天的集会,你绝对不能去!”父亲气的说不出话来。

文清垂下眼睑,轻声道“父亲,我确实没有参与。”

卫先生似乎觉得自己过于恼怒,没有问清情况,便调整道:“年轻人有些新思想是一件好事。可是我们这样的家庭,这样的活动还是不要参与为好。”

文清思索片刻,想到于蕊等人的义愤激烈,想到自己读书的种种看法,坦然道:“父亲,制度不合理,这是不争的事实。但我想,几句口号和几次施压无法彻底改变的,由下而上多是无用的,真的想改变,就站在制度的顶端,成为决策者。这就是我不参与的原因,如果有一天,我站在权利顶层,我会开口讲话,否则,我不会莽撞的冲锋陷阵。”

卫先生沉默了半晌,端起汤饮,再没有斥责,甚至没有提及那本书。

次日

“你的声音真是太美妙了,亲爱的卫。”Catherine双手合十,称赞道。

文清将书翻了一页,也赞美道:“谢谢,我看你的中文也变得炉火纯青了呢。”

Catherine目光闪烁道:“恕我直言,卫,我本以为你不会在这里的。我是说,至少今天不会。”

文清急忙将食指放在唇边嘘了一声,又指指门口,意思是不要让父亲听到。

忽然窗外传来汽车的喇叭声,一辆插着青天白日旗的黑色轿车,缓缓驶进院子,文清轻轻将白沙窗帘掀开一条缝,只见父亲亲自迎上去,来的正是卫先生的宿敌政府的孟处长。两人表面亲热友好,实际上他处处打压卫先生。

“是你父亲的朋友吗,卫?”Catherine望着文清的表情不解的问道。

“真是对不起,Catherine,我要失陪一会儿了,书架上有许多书,请等我一会儿好吗?”

文清急忙拿起妆镜台上的雕花嵌银桃木梳梳了几下,系上发带。又抓起一瓶法国茉莉香水,喷了几下。到换衣间,换上一条长长的碎花洋装,又对着镜子检查一番。去卫先生书房把一本孙中山大总统所著的《三民主义》拿在手里。

孟处长阴沉着脸,两人肩并肩的走进卫公馆大厅里,卫先生知是为了学生的事情,却故作不解道:“孟公啊,这是怎么了?”

离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