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免费读
手机阅读
  • 目录
  • 阅读设置
青天有鉴

第536章 共同语言

“庄志奇整天光想着如何捞钱,早忘了本职工作,这种人就是祸害。”海小舟道。

“大家也这么说,国企没管好,他自己倒是发达了,如果查实,这也算巨贪了。”海润道。

聊到了十点多,海润这才上楼休息,而方朝阳刚回到自己的房间,手机再度响起来,许守行又来了电话。

“朝阳法官,又打扰你了。”许守行笑道。

“我已经习惯了,别说,几天没你的电话,还觉得少点什么。”方朝阳道。

“哈哈,我就说,咱们一直都有共同语言。”许守行大笑。

“你这人,够自恋的。”

“没关系,我不怕打击,对了,我那本书的第一章,看了没有?”许守行问道。

“看了好多遍,你还真有当作家的潜质,大胆揭露了人性最丑恶的那一面。对了,我还给你想了个章节标题。”方朝阳点评道。

“太好了,说说看。”

“背叛。”

“对,这个标题非常恰当,男人到底背叛了初恋,而初恋却早已背叛了他,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所谓执着一些美好的过往,不过是不满于现状的宣泄。”许守行哼声道。

“老许,虽然我只看到了第一章,总体给我的感觉,你是个悲观论者,眼中没什么好人。”方朝阳道。

老许?许守行微微愣了下,虽然又是大笑,这个称呼,倒是让他感觉有几分亲切,跟着说道:“跟我的经历有关吧,没遇到什么真善美,为了利益,所有人都是逢场作戏,说实话,也挺恶心的。”

“但是,作为一部小说,大的方向上,应该积极向善,否则,不容易被大众所接受。”方朝阳道。

“这个意见我接受,尽量让我这本书的结局是美好的。”许守行答应道。

“我还有个疑问。”

“请讲。”

“第一章的男人,看起来不像是主角,难道说,主角还没出场?”方朝阳问道。

“我的打算是,写一系列的人物,看似各自独立,实则有关联,最终,将他们串联起来,成为一个完整的故事。”许守行解释道。

“有创意。”方朝阳赞道。

“第二章还没写完,到时还是发到你的邮箱里,朝阳法官,我心里很清楚,你代表正义,而我代表邪恶,也许,永远无法成为朋友,但我不希望,一直被你看不起。”许守行这些话,倒是带着几分诚恳。

“改变你很难,我已经几乎放弃了,有人聊天,也是不错的,多保重吧!”方朝阳道。

“保重!”许守行回了一句,挂断了电话。

周一,方朝阳早早来到了法院,稍稍休息了下,这才来到会客室,跟被告人的辩护律师见面。

这是一位二十出头的年轻人,方朝阳认识,来自正闻律师事务所的律师乔海洋,上次,他为商再军进行辩护。

“方法官。”

见到方朝阳进来,乔海洋连忙起身打招呼,带着几分拘谨,随后,主动递过来一支烟。

方朝阳接过来,他又拿出打火机帮忙点上,这才说道:“其实,这个案子我不想接的,所里的意思是,让我多锻炼一下。”

“你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所以,才指定你来担任辩护律师,一方面,被告人的辩护权利要受到保护,另一方面,也希望能看到你在法庭上出色的表现。”方朝阳道。

“谢谢审判长。”乔海洋道。

“对于这个案件,你有什么想法?”方朝阳问道。

“拐卖儿童,天理不容,他们这伙人简直罪大恶极,可是法律上,如果不涉及杀人等,很难被判死刑的。”乔海洋直言不讳道。

“说得没错,法律对于这些人,也有顾忌,单纯的拐卖行为,如果判刑太重,很可能会带来些负面作用,更无法保障那些被贩卖儿童的生命安全。”方朝阳道。

“但是,如果不能重判,这些人贩子缺少顾虑,便会选择铤而走险。”乔海洋道。

“对此,法律已经进行了修正,比如,买方如果不配合,也会涉及刑责,重点是打击买方市场,这才是根本。”方朝阳解释道。

“不瞒你说,其中有个孩子,就是我们村丢失的,那家人几乎崩溃,是爷爷带出去的,没过几个月就没了。”乔海洋感慨道。

“海洋,不管怎么说,我还是希望,你能尽到律师的责任,积极进行辩护,法院不是一言堂,也不是为公诉方服务的,应该听到不同的声音。”方朝阳郑重道。

“我懂,谢谢审判长。”乔海洋点头道。

“这个案子,庭审的时间会很长,辛苦你了。”

“没关系,我会努力的。”

被告人那边,并没有出现新证据,家人放弃了他们,甚至以他们为耻,干脆连庭审都不参与,任由这些人自生自灭。

赔偿无从谈起,因为买卖孩子的脏钱,其家属并没有因此受益,都被他们挥霍一空,这对于那些破碎的家庭而言,无疑是雪上加霜。

准备妥当,上午九点,方朝阳、高亦伟和许薇三人,来到了法庭之上。

此刻,法庭上已经是座无虚席,有些媒体记者没座位,干脆就站在走廊上,方朝阳还瞥见了慕青,就在右侧靠边的座位上,挎着相机,手里还拿着个小本子。

全体起立,大家都看向了法官席,方朝阳三人在各自的位置站定后,他这才压压手道:“大家请坐吧!”

“报告审判长,公诉人、辩护人已经到庭,被告人程淑芬、于小治、车潘潘、唐岗四人,已经在羁押室候审,庭前准备工作已经就绪,报告完毕。”赵芳芳大声道。

“东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现在开庭。”方朝阳重重敲下了法槌,跟着又说:“传被告人程淑芬、于小治、车潘潘、唐岗到庭。”

法警从书记员那里,拿到了提犯人单,随即走了出去,片刻之后,四人被带上法庭,两男两女,都低着头,明晃晃的手铐格外醒目。

旁听席上立刻沸腾起来,许多人站起来,无比愤怒地朝着四人破口大骂,甚至还有人吐口水,场面一时有些混乱。

离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