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免费读
手机阅读
  • 目录
  • 阅读设置
青天有鉴

第004章 找上门来

“那个网上百万签名的发起人之一蓝莲花,就是我,另外两个也是我们医院的同事。”彭姜低声道。

“胡闹!”方朝阳沉声训斥。

“难道还不让人说话了吗,你没看评论吗,大家都是支持我们的。”彭姜摇晃着方朝阳的胳膊撒娇,却被轻轻挣脱开,脸上一僵,情绪也有些激动:“每个公民都有表达想法的权力,我哪里错了?再说了,那名司机如此残忍,不该死吗?”

“法律会做出公正的审判,难道你还不相信吗?”方朝阳问道。

“朝阳,我虽然没参加对苗伊的抢救,可是听人说,苗伊的眼睛始终合不拢,死不瞑目啊。当时主刀的刘医生,从手术室里出来后都失态了,六十多岁的老人,哭得差点背过气去,口中反复喃喃说,这孩子太可怜了太可惜了!这可是青年偶像,未来有无限可能,可以创造更大的价值,就这么死了!”

“小姜,我也不是铁石心肠,可这个百万签名搅动的舆论,给司法工作带来了很大压力。从立案到提交法庭,只用了一个多月,很多事情应该都没查清。”

“朝阳,你别告诉我,裘大力不会被判死刑?”彭姜一脸惊愕。

“我不能告诉你结果,更不能承诺。但如果任由权大于法,言大于法,情大于法,那么,我们的法律就会失去它应有的尊严,沦落成某些人的工具。”方朝阳大声道。

“我就是某些人!”彭姜赌气,方朝阳沉默,没有反驳,却也没有否认,随后车内陷入长久的寂静,等来到市人民医院跟前,她才幽幽道:“好吧,我说不过你,希望苗伊的在天之灵,也能感谢你。”

方朝阳停下车,叹口气,宠溺地抚摸她的长发,“小姜,对不起,我不该跟你吵架。”

“转头看看吧,苗伊就曾经躺在那条人行道上,脖颈流着血,凄楚地等待着死神的降临。”彭姜冷脸指了指那边,开门下了车。

不远处的人行道上,依然人来人往,不乏有情侣亲热的挽着手臂。地面上的痕迹能够抹去,但留在心头的某些印记,却可能将陪伴一生,无法抚平。

看着彭姜渐渐走远,身影消失在大门后,方朝阳叹了口气,这才发动车子,返回自己的家中。

方朝阳的家是一处靠近海边的老小区,整体环境很一般,没什么绿化,甚至有些楼房的墙皮都脱落了,显得很陈旧。

门卫老张,六十多岁,头发半白,整天坐在门卫室里吸着烟看电视,对通行的车辆和人员,一副不管不问的态度。

要说这里的优势,也是其他高档小区羡慕不来的,轿车不多,车位免费,还可以停放在楼下,省去了车位和卫生费。

停好车后,方朝阳走进了昏暗的楼道,他家住四楼,只是个三十平米的小房子。水泥台阶两侧的墙壁上,贴满了牛皮癣一样的小广告,灯光昏暗,还散发着一种难闻的味道。

二楼常年没人住,门把手插着很多广告宣传单。

到了三楼,方朝阳闻到了酒味,还有烤肉的味道。

转过楼梯口,就看见一名身材高大魁梧的男人,正斜靠在楼梯栏杆上,一边喝着啤酒,一边吃着塑料袋里烤串。

方朝阳眉头微皱,不满道:“大勇,你还真行,竟然都追到家里来了。”

“我就是想过来揍你一顿,当个法官,都快牛得不行了。”

“殴打法官,罪加一等!”

“嘿嘿,大不了我再打自己两下,算你袭警,那就扯平了。”

来的不是别人,方朝阳的同学尚勇,市公安局刑侦支队副支队长,也是他最好的朋友,没有之一。

“别在外面吃了,进屋坐吧!”方朝阳打开了房门。

尚勇拎着一兜啤酒和烤串,大咧咧地走了进去,也不换拖鞋,一屁股拍在沙发上,随后点起了烟。

“瞧瞧你这做派,哪里像个警察。”方朝阳笑道。

“又不在班上,咋样还不行,再说了,也没影响我查案。”尚勇不以为然,向后靠了靠,直接将脚放在了茶几上。

方朝阳摇摇头,他是个精致的男人,屋子虽小,却收拾得一尘不染,怎么会有这样的朋友。

烧了一壶水,泡上香茶,方朝阳又把肉串在烤箱里转了几圈加热,打开了两瓶啤酒,这才坐在尚勇的对面。

“别说,今晚还真没吃饱。”方朝阳笑道。

“嘿嘿,我了解你,扭扭捏捏的,在老丈人家放不开。”尚勇嘿嘿一笑,举起了手里的酒瓶。

“也不是,小姜的舅舅庄志奇也在,说话太不中听。”

“庄主任,那人我见过,整个一笑面虎,让人看不透啊!”尚勇摇头道。

吃了几个肉串,喝了几口啤酒,方朝阳这才说道:“大勇,不是我不给你面子,规矩你懂,如何宣判,要到法庭上。”

“我调查过,裘大力的老家在新兰屯,曾经跟你家住邻居。”尚勇话里有话。

“你认为我会袒护他?”方朝阳立刻瞪起了眼睛。

“规矩上,是不是该避嫌?”

“之前我不知道是他,调阅案卷才看到的,而且我和他没有血缘关系,近些年又没联系,理论上,不算违规!”方朝阳皱眉解释道。

“嘿嘿,不违规,那你急赤白脸的干什么?哼,心虚!”

“好,我明天就去申请避嫌,交给别人,这回你该满意了吧?”

“让你跟我急!让你跟我急!就打你这个法官了!”尚勇隔着茶几捶了两拳,又气哼哼递过来一支肉串:“你这臭脾气,比我还倔。这案子就要你来审,别人我还真不相信,他要是不死,老天爷都不会答应。”

“大勇,你大晚上跑到我家里来,到底想干什么?不会也跟网上的百万签名一样,让我必须判裘大力死刑吧?”方朝阳问道。

“老同学,实话实说吧,我想让裘大力死不假,但不是现在,能不能将庭审延期?或者干脆打回去。”

“不可能!”方朝阳烦躁地放下了啤酒瓶,说道:“庭审日期已经宣布,你知道多少眼睛在看着吗?再说了,哪有打回去的刑案,不光这样,刑案必判,到时候一定要出结果。”

“对,忘了这个茬,应该检察院撤诉,我搞不定小舟,你去完成这个任务。”尚勇挠了挠头。

“我跟小舟很久不联系了。”

“嘿嘿,感情一定还在,当初她对你真不错,连袜子都洗了,都是你挑肥拣瘦的,惹人家伤心。”尚勇笑道。

“说那些有什么用,小舟那边肯定谈不通。”

“朝阳,你审案无数,既然看了裘大力的卷宗,肯定发现了问题吧?”尚勇换上了一幅认真的表情。

“确实有问题,裘大力的犯罪动机太牵强了。”

“老子心知肚明,裘大力就是受人指使,这个案子的本质是雇凶杀人。可这个混蛋嘴巴太牢了,像是焊上的,怎么都审不出来。要不是有监控,我都想上去揍死他。”尚勇情绪变得很激动,一仰脖,咕咚咚把剩下的半瓶啤酒全喝了。

“这就是你们公安局的不对,证据不全的案子,怎么可以移交检察院?”方朝阳道。

离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