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免费读
手机阅读
  • 目录
  • 阅读设置
倾城枭妃:最强狂后

第四百七十九章 神韵超脱(大结局)

翌日,京城里面红极一时的断手断脚变性美人命绝于青楼。西凉昊当然会很快得到消息,然后他只是无奈地笑了笑。只要葛黎高兴,就随她吧!

对了,他才想起来,自己同皇上讲好了,今日午后要一起去慈恩寺探望太后。时辰不早了,他要回府去接葛黎,大家一起去慈恩寺进香,祈求神佛保佑葛黎和孩子平安健康。

久不见太后,但愿她一切安好,阿弥陀佛。

太后的气色很好,神韵也很超脱,比在宫中的时候还胖了一些。慈恩寺这块风水宝地,是皇上和西凉昊亲自挑的,这里果然养人。

太后请他们在寺里品茶,“这里的山泉水泡出的茶与宫中迥然不同,待会儿你们仔细地尝一尝。”

等待的工夫,皇上同太后说了许多近来发生的喜事,其中就有葛黎的身孕。

太后的眸光扫过葛黎的尚显平坦的小腹,微微一笑:“恭喜了。”

“多谢太后。”

“不必叫太后,叫我静安就好。”

“多谢静安法师。”葛黎改口道。

来人奉茶了,葛黎不由得揉了揉眼睛,刚才那个低首而过的小身影好像一个人。她不由得将问询的目光投向西凉昊。只见西凉昊也是一愣,像是在思索着什么。

他实在好奇,便指着那离开的背影问道:“太后,走在最后面的是?”

“她法名不伤,俗家姓百里。”太后看着西凉昊,不点破,相信他都能猜到,“葛前,一定要来此出家,通过考核,最终留了下来。”

西凉昊默然点了点头,拿起茶盏,轻呷了一口,垂眸凝视着未尽的茶水,若有所思。

那必然就是百里明珠!葛黎忽然想起一句话:一见杨过误终身。把杨过换成西凉昊,那也一样是个真理啊!

同太后聊了一会儿,他们便回了。葛黎没跟西凉昊说起百里明珠,他们各自心里清楚,且都回避了这个话题。

气候一天天地暖起来,生命的成长亦越发旺盛。葛黎的小腹渐渐地凸起,西凉昊时常贴在上面听着宝宝的动静。

“黎儿,他们闹腾极了。”

“他们?”葛黎诧异道,“你何出此言?”

“玉贤不是说了吗?妹妹、弟弟。那就是两个呀!”

“你还想要龙凤胎呢?”葛黎一脸黑线道,“一个都这么不容易呢!”

西凉昊自信满满地竖起两根手指,得意地笑道:“一定是两个。”

好吧!他以为是两个,就让他以为去好了。葛黎摊摊双手,随便他了。

“王妃,”红袖在门外道,“新剧拍好了,您要不要过目?”

“我一定要看!”

“不准太累了。”西凉昊拖住正要下地的葛黎,叮嘱道。

“我有分寸。”葛黎每个动作都小心翼翼的。

笑盈楼的戏颇受京城百姓欢迎,葛黎已经有打算拿着她之前的积蓄去外地巡演了。所以,她们去笑盈楼的路上,葛黎便这么提议。可红袖、天香、紫云三人听了却直皱眉。

“怎么了,你们几个?”

“我们……”红袖不好意思道,“王妃,红袖想嫁人了。”

紫云有点扭捏道:“王妃,我也要……”

“天香也要嫁人吗?”葛黎问。

天香羞涩地点了点头。

“哈哈!你们三个,什么时候的事情,怎么都没跟我说?”

“摄政王把王妃保护得那么好,我们没要紧的事哪里敢靠近啊?”红袖道。

“好吧,好吧,挨个给本王妃说说看。”

红袖第一,紫云第二,天香第三,纷纷说了说自己的金龟婿。都是京城里的大户人家,先是戏迷,慢慢地成了知己。这样相知相爱,真是一种难得的缘分。

葛黎听着,开心极了,“届时一人一份丰厚的嫁妆!”

“多谢摄政王妃。”

还好葛黎有头脑,从一开始就让红袖她们几个带徒弟、训练班底,这样就不至于少了这几根台柱子,笑盈楼就开不下去。

“我们婚后还可以帮忙吗?”天香好舍不得地问。

“当然,你们一个也不能少,全过来帮我带徒弟。”

“好啊!好啊……”

红袖、紫云、天香的婚讯公布出来,很快便有人上门迎娶了。她们个个嫁得风风光光,寻到了最终的归属。甄正义也从老家捎了消息来,丁忧期满就会第一时间迎娶杨荔儿。

葛黎看着她们一个个地嫁了,对西凉昊道:“府里最近冷清了。”

“会热闹起来的,别忘了,咱们有两个宝贝。到时候,你可别嫌吵。”

“哼,我会嫌吵?只怕是你会嫌吧!”

“我才不会呢!他们哭,我只当是唱戏来听。”西凉昊唇上洋溢着幸福的笑。

葛黎竖起大拇指道:“好主意啊!”

两人相视一笑,依偎着共同期盼宝贝们唱戏的声音。须臾,他轻轻摸了摸她的小腹,“真的可能是两个,你这肚子比别人可大多了。”

葛黎也这样觉得,最近行动越来越吃力,肚子大得都快掉脚面上了。不管是男是女,不管是一个还是两个,她只盼着早点卸货。

真的临产了,葛黎却惶恐不已。尤其麒麟的母亲拼死产子的场面给她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

九葛初,天气爽快,但她却分分钟觉得呼吸困难。西凉昊说为她请了七八个最有经验的产婆,可是她们有经验,她却没生过啊。终于明白什么叫站着说话不腰疼了,谁生谁疼谁知道!

杨荔儿一会儿送厨房熬的参汤,一会儿送杨太医亲手煎的催产药,不时地鼓励着葛黎。

葛黎抓着杨荔儿的手道:“你说得我明白,但是我的痛你不明白啊!”

“都是这样的,头一胎都是这样的。请摄政王妃再忍一忍,加把力气吧!”产婆劝道。

“你去告诉摄政王,我快死了,真的,真的!”葛黎哭喊道,“快让他来,我要见他最后一面。”

产婆们都说男人进产房不吉利,且看葛黎这种疼得死去活来的已经看习惯了,哪个也不会去送信。

情急之下,杨荔儿夺门而出。

眨眼的工夫,西凉昊便出现在了产房里。他是摄政王,没人敢说他闯进来不吉利,所以大家都忍着继续接生。

“黎儿!我来了。”

这声音比什么都管用。葛黎原本要昏死过去,听见西凉昊的声音,突然睁开了眼睛。

看着她像被大雨浇了似的流汗,他的泪就像簌簌的小雨一般。要什么孩子呢?不要孩子,她就不会痛了。他此刻,恨不得杀了自己。

“救我,阿昊,救我。”她哭泣道。

他一把抹掉眼角的泪,把手臂递给她,尽可能地微笑道:“我来陪你了,抓着我。”

“王妃快吃一些。”杨荔儿又送来了参汤,“补一补体力。”

西凉昊一勺一勺地喂葛黎吃了参汤,在她耳际温柔道:“你可以的,其实你最知道该怎么用力的,痛的时候尽管掐住我。熬过这一关,咱们就天天有戏听了。”

葛黎闻言,居然噗嗤乐出了声音。随后,配合着产婆的指令,她把西凉昊的手臂拧了个遍,才生出了一个,产婆说里面还有一个。

“我说怎么样?”西凉昊换另外一只手臂给她,“继续,继续。”

第二次比第一次顺利很多,很快地第二个宝贝也出世了。

“两个男孩,恭喜摄政王,恭喜摄政王妃!”大家齐刷刷地跪在地上恭喜他们。

葛黎却没听到这声恭喜,便昏睡过去。

待她醒来,西凉昊正左拥右抱地坐在床边,只等着她睁开眼睛。

“真的是龙凤胎?”她弱声道。

“两个儿子。”他揽着两个睡熟的男婴,“以后,你不只有我,还有他们。我们三个给你做保镖,如何?”

她又被他逗笑了,眼睛巴望着看了看孩子,他们睡得那样香甜,美得就像她梦中的天使。

奶娘抱走了孩子,西凉昊扶起葛黎,喂她吃东西,顺便商讨孩子的名字。

“你取吧!我都听你的。”葛黎说。

他稍加思量道:“你觉得‘宽宥’二字如何?”

“西凉玉宽,西凉玉宥。”她欣然微笑,“我喜欢。”

正说着,摄政王府的“大戏”就拉开了大幕。听着孩子们的哭声,葛黎笑道:“玉宽和玉宥开始唱戏了,你快去听吧!”

“我不,我要守着你。”他的头抵着她的头,微微地磨蹭了两下。

“都是当爹的人了,还这样腻着。”她娇嗔道。

“就算当爷爷了,当老太爷了,也还是会这样。”他轻声地笑着。

爷爷,老太爷……哈!如此说来,一生似乎很长。

漫漫长路,她有西凉昊的护爱,如今又多了两个“保镖”,大可随心漫步,从容无惧。

离线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