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免费读
手机阅读
  • 目录
  • 阅读设置
倾城枭妃:最强狂后

第三章 联手扳倒沈扶绾

红袖本来还想说些什么,但是想了想又硬生生咽了下去。

在红袖眼中,自家公主就是那最单纯最良善的人,这女人之间的那些肮脏事,可不能污了公主的耳。

可谁能想到她眼里纯洁的公主,当年可是什么都见过,甚至亲身经历过,甚至比红袖这在宫中长大的婢女接触的还要多。

葛黎看出来红袖的心思,眼中闪过一丝恨意,死死地咬住嘴唇,半响,葛黎悠悠的声音在红袖耳旁响起,清冷中带着淡淡的冷意。

“不如,我们去看看吧!”

红袖闻言虽说有些不赞同,却并没有说出什么违背的话,自家公主想做什么谁都没有权利阻止,毕竟公主可是无比尊贵的人啊,小心翼翼的将自家公主扶到梳妆台前,笑着说着:

“公主今日想穿哪身衣裳?奴婢这就去准备。”

“随意!”

葛黎挥手说道。

红袖轻轻柔柔的行礼退下,轻手轻脚的关上门,临关门前还透过门缝看了葛黎一眼,再次感叹,公主真是好看。

葛黎握紧了方才垂在身前的手,直勾勾的看着铜镜之中陌生的脸,松了口气的同时又生怕闭上眼一切又再次消失。

也许是屋内的熏香太过迷人,也或许是还没睡醒,葛黎竟然有些困倦。摇了摇头,精神了几分。

恰巧这时红袖和添香轻轻推开门,拿着衣裳与首饰走了进来。

“公主。”

红袖添香朝着葛黎行礼,随后给葛黎梳妆更衣。

片刻,镜中就浮现了一个美的仿佛仙子的女子。

葛黎勾勾嘴角,镜中女子也做出同样的动作。

“走吧!去东宫!”

东宫之中。

葛黎刚到东宫就听到一些闲言碎语,无非是沈扶绾和蒋素素之间的是非,葛黎勾起嘴角,果然,两人不合啊,只是没想到连表面的和气都做不到,沈扶绾还是一样的善妒。

葛黎接着往前走,毫无阻碍的走到了东宫多事之地--后护院鲤鱼池。

“呦,真是巧啊!妹妹竟然也来着池边观赏。”

麻酥酥的声音带着一股嫉恨的味道,这声音葛黎死都不会忘记,不就正是让她生不如死的沈扶绾吗?

这语气就像是对着曾经的她一样!

葛黎止住了脚步,站在花丛之中,并未上前。

“这不是最近身子太过劳累,来这池边放松下。”

女子柔柔一笑,我见犹怜。明着是说自己劳累,实际是暗中炫耀太子和她日日春宵,当即沈扶绾的脸色就变了。

葛黎目光看向女子,想必这就是正受宠的蒋素素了。两个女人看来要演一场好戏给她看了,沈扶绾会的无非是那几个老套的桥段。

葛黎眼睛盯着池水,笑得意味深长。

果然下一秒,就听到“扑通”一声,似乎有谁掉下了池水,紧接着就是吵吵嚷嚷的呼救声和婢女指责蒋素素的声音。

“你好狠毒的心,娘娘不过是关心你,你怎么能因为嫉妒就将娘娘推到湖中。”

婢女哭喊着跪在浑身湿透看起来受到惊吓的沈扶绾身边,指责着脸色苍白的蒋素素。

“妹妹!你已经得到了殿下的宠爱,为何还要朝着我下手呢?我根本不会阻碍你的。”

沈扶绾颤抖着身体,瑟瑟发抖,似乎蒋素素是多么可怕的人。

“我……我没有……明明是你自己……”跳下去的……

蒋素素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

“你难道想说是我跳下湖中用来陷害你吗?我怎么会如此糟蹋自己的身体,再说……方才若不是被救及时,我这条命可就没了!”

沈扶绾生生指责,说的话很让人信服。

葛黎勾勾嘴角,这场戏一如既往的好看呢!如果不是她在这个角度看到了一切,都会被沈扶绾的演技骗到呢。

看着沈扶绾身边少了一个婢女,葛黎嘴角的笑容更深了。

果然没过多久,来主持“公道”的人来了。

“殿下……殿下您终于来了,臣妾……臣妾差点就见不到殿下了!”

来人正是太子,太子看着沈扶绾浑身湿漉漉的模样,眉头微皱,整个人不怒而威。

“发生了什么事?你怎么会如此模样?”

沈扶绾欲言又止,看着太子,一副想说又不敢说的模样,沈扶绾身边的婢女似乎是看不下去了,插了话。

“太子殿下,你可要为我家娘娘做主啊,娘娘刚才被蒋素素娘娘给推到池中,差点就……差点就没了命!”

“闭嘴!”

沈扶绾呵斥道,可是女婢已经将要说的话都说出了口,太子的脸色越来越黑,好像要爆发了得样子。

“殿下,臣妾没有……”

蒋素素眼泪挂在眼眶,楚楚可怜的模样让太子刚想发的火熄灭了几分。

花丛之中的红袖忍不住小声说了一句:“这两个女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葛黎看了红袖一眼,红袖就讪讪的闭了嘴,葛黎视线转到池边,东宫中的女人心哪有是干净的。就连她也是黑的。

按照太子的性子,估计受罚的肯定是蒋素素,谁叫“证据确凿”呢?

果然不出葛黎所料,即使蒋素素表现的再可怜,再无辜,受罚的也是她。太子从来就是这样的人呢!当初她就是这样被一步步陷害的。

不过……这次可是有三双眼睛看到了真正的事实呢!也许是这次是个很好的机会。

等所有人都离开后,葛黎朝着蒋素素离开的方向走去。

“红袖,你说事实是不是就该是最真实的呢?”

葛黎突然张嘴问了一句,却没等红袖回答就自顾自的说出了答案。

“就应该最真实吧!”

蒋素素寝宫。

葛黎让红袖两人在门外等候,红袖虽然觉得葛黎此举甚是不好,但葛黎硬要如此,两人也无可奈何,只能期待葛黎早些出来,葛黎看着两人担忧的小眼神,不由失笑。

这两人倒是对她这个公主极其的上心呢!

“琳琅公主驾到!”

“参见公主!”

葛黎不请自入,慢慢的走进蒋素素的寝宫,旁边的婢女看到葛黎一脸惊讶,然后慌乱的行礼,并大声通告,好像是让里面的人有准备的时间。

葛黎笑而不语,依旧慢慢走着,步子不急不缓,耳边隐约有着呵斥的声音以及瓷片被清扫的声音,声音很轻,如果不是认真听,很可能听不到。不过葛黎向来是个心思细密的人。

“琳琅公主怎么会来臣妾这?”

蒋素素慌乱的从屋子里走了出来,脸色有些尴尬。葛黎朝着屋里一望,眼尖的看到了一些破碎的瓷片,看样子是被清扫了一下,但是时间不足没有完全清扫干净。

葛黎笑意更深,这蒋素素果然不是个柔弱的主,想必这一回来就气的一直摔东西吧!看来她接下来要做的不过是顺水推舟一次罢了。

蒋素素脸色不好,说话的语气也不是很好,不过尚且算的上有礼,不至于得罪人,看来还挺能隐忍的。

葛黎满意的看了蒋素素两眼,是个好棋子,索性她也就不拐弯抹角,直接说出了自己的来意。

“你想扳倒沈扶绾吧,我可以帮你!”

蒋素素徒然睁大眼睛,满眼震惊,怎么也想不到葛黎嘴里会说这样的话,不过好歹是东宫的女人,不过片刻,脸色就恢复正常,仿佛刚才的一切不过是错觉,嘴角带着温柔的笑,一脸诧异的看着葛黎,就好像葛黎说了什么可怕的事情。

“公主在说什么呢,臣妾怎么会想扳倒侧妃姐姐。”

葛黎看着蒋素素,似乎是要把她整个人都看透。蒋素素突然生出一种自己被看穿的感觉,脸上的笑容都开始僵硬了起来,眼神也开始闪烁起来。

葛黎张开嘴,没理会蒋素素的各种心思,说了几句直戳蒋素素心窝的话。

“沈扶绾如此陷害你,甚至不惜跳入池中只为让你失了宠,你不恨?”

“这只是第一次,以后兴许此类事情还会层出不穷,你甘心被太子一点点厌恶?永无翻身之地?”

“你也看到了太子今日对你的态度。你该作何决定呢?”

蒋素素的脸色随着葛黎的话一点点沉了下去,除了葛黎说第一句时蒋素素有些惊讶,随后一直抿着嘴,眼中神色不明。最终仿佛豁出去一样,葛黎知道,她这是想开了。

“公主刚才在场,那为何不出来作证呢?”

蒋素素这算是质问,虽然知道答案但还是忍不住说出口,宫中的人谁愿意无故的得罪人呢?除非有利可图。

葛黎似笑非笑的看着蒋素素,并没有回答。

蒋素素深吸一口气,抬起头看着葛黎的眼睛,不再是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

“公主想要从我这得到什么呢?”

蒋素素有些不明白,葛黎本就有着尊贵的身份,沈扶绾也不可能做出什么有损她利益的事情,为什么看葛黎的样子似乎很不想让沈扶绾好过呢?

葛黎眼神一闪,眼中闪过前世让她痛苦的画面,恨意打心眼里流露而出,却在蒋素素探寻的目光之中,遮掩了下去。

离线